连载状态
连载中
最后更新
2012-07-12 21:07:39
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 海滨遇故人
  • 告别寂寞
首页 » 连载

大坡地

第三十一章 花格子窗外的梅花

作者: 张金良  发表时间 2012-07-06 07:41:33 人气:42
  魏老大和杨旗旗三步一歇五步一挪地到了寺门口的时候,早有两个尼僧在门口等候着,一个接了老大的包裹,一个搀住旗旗。自进门的天王殿开始,大雄宝殿、观音殿、药师殿,杨旗旗见佛便拜,拜完之后竟没有了恁多的咳嗽,嗓子中开始哧啦哧啦地如拉风箱一般响了起来,原本白苍苍的脸竟像三月的桃花一般的粉艳。两个小尼僧待旗旗休息一会儿后,便将她搀到观音殿里,在观音像前拜过以后,就在一蒲团上盘腿坐了下来,老大和世喜站在门外远远地等候。

  不一会儿工夫儿,又过来两个眉清目秀的小尼僧,半闭着眼,手执木鱼一边念念有词一边梆梆梆地敲着,世喜倒背着手慢慢地向两个尼僧走去,待快走近跟前时,忽然伸出一支手要去摸那尼僧的脸,尼僧象是早有防备似的,拿着敲木鱼的木棒,闪电一般地敲向世喜的手背,虽未听见什么声响,但世喜竟象被什么东西咬了一口似的,拚命地将手掌甩动着,还不住地用嘴去吹。

  老大怕世喜难堪,便顺着观音殿慢慢地向前面的大雄宝殿而来。进门后,他恭恭敬敬地对着佛陀磕了三个响头,新疆时时彩三星走势图:然后抖抖地爬起,虔诚而恭敬地望着左手下垂右手屈臂上伸的佛祖,好象自己渺小得如地上爬着的蚂蚁一般。望着佛祖那宽大的手掌,老大真有一种落泪的冲动,他的那份心情,就好似狂风暴雨中的一只小鸡终于找寻到了老母鸡的翅膀,一种按捺不住的强烈祈求从心中慢慢地升起后,手抖抖地拿起香案上的木棍,又抖抖地敲向那个水桶般粗细的钵盂。

  俗语说“穷算卦,富烧香”。老大平日很少到寺中来,不是因为其它,却是羞于不能为佛祖填上丁点儿的灯油,因此也不懂寺里规矩。那钵盂随着老大那一下不太重的敲击,竟如宏钟一般当地一下震响起来,嗡嗡的颤音在大雄宝殿中久久不散。他站在那里还在发怔,佛祖后边便走来一个双手合十的尼僧,定睛一看,原来是寺里的静心师父,到赵家化过缘的。他不知如何是好,抖抖地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两张纸币放入佛祖前的钵盂中。

  那还是老大往村里秦姓的女人家送那布袋麦子时,赵世喜既作为奖励又作为封口的费用给他的,那两张皱皱巴巴的票子,一直叫他兴奋了好多天,也一直随身带着。

  静心师父并不作声,静静地站于一旁,过了一会儿,见老大仍然不动,便指着香案上的竹签,作了个请的手势。他抖抖地双手拿起那个筒子,重新跪下,闭上眼睛刷啦啦地摇了起来,等他确信听到一支竹签掉在地下时,才慢慢地睁开眼,静心师父弯腰捡了起来,慢慢地走向后边。约一袋烟的工夫儿,静心师父又慢慢地过来了,手里拿着一块黄绸布递与老大,老大打开一看,上面红笔写了一行字,因为不识字,便怯生生地问:“这,——啥意思,师父?——给解说解说?”静心师父慢条斯理地说:“禅机是不能解说的。”老大指指那一行字又说:“俺认不得,给念念也行!”静心师父的脸上似乎划过一丝微笑,说:“记住了?——独钓寒江雪!”

  魏老大忽然象拿到皇上的圣旨或是自己的性命一般,心花怒放地将那块黄绸布紧紧地攥在手心,一边走还一边念着那上面的字,待他确信记牢之后,又将那绸布看了又看,折好后小心地装入口袋里。

  “独钓寒江雪”,老大仍在念叨着,那句话仿佛就是他一世的希望或掌控着他的未来,在院中来来回回地踱着步,他原想,象他这样的苦命,是神仙也不会眷顾的。他尽管分不清佛祖和老天爷的区别所在,但永远怀着一颗坚定不移的信念和执着,敬畏那蓝天白云之上的神明,——就象一只迷惘的野兔眷恋自己的窝。大佛那缓缓伸出的手,仿佛毫不犹豫地给了他一池洗却苦难的圣水,从此之后,即使不能和王炳中、赵世喜一般威武而风光,至少可以双手掐腰,叼上他的铜烟袋站在石碾街的北圪台儿上,风风光光地汇入热热闹闹的人群中去。

  想着想着,不由得把手再伸进口袋中,摸一摸,——那软绵绵的绸布还在。“独钓寒江雪”,当他再念叨一遍后,隐隐约约地就有了一种感觉,——在无边的大海中随风漂荡的他,举目苍茫看不到一根稻草,而眼下竟象有一只渡船向他驶来,心情便格外地激荡起来。

  天王殿前长着几棵古色古香的柏树,硕壮的树干包裹着一层层的皴皮,犹如老大的手掌一般的生涩。听说日本人刚来的那一年向静峦寺这边打了几炮,一发落在了寺后面的菜地里,一发便卡在这柏树上,奇怪的是两发炮弹竟一颗也没有炸响。他便围着那些树来回地看,最粗壮的那棵柏树高高的树叉中间,看上去似乎有一个干透了的大棉花壳一样的东西,不知究竟是不是那发炮弹,但最有说服力的,还是自日本人来了之后,却从来没有进过静峦寺。

  老大正在转悠,世喜急步走了过来,说:“老大,你回去一趟,俺身上带的钱怕不够用,把俺的牛皮包提了来,就放在里间屋子的掸瓶里,快去,俺也忘了,别让谁给翻走了。”老大便捏着口袋里的黄布,急步匆匆地下山了。

  老大知道,那掸瓶原是杨旗旗娶来时娘家陪送的嫁妆,一模一样的一对,口小肚大,四尺多高的样子,每个几乎能盛装下一个未成年的小孩子,上画一俊秀女子正在抚琴,一旁有一个玩童正在点放鞭炮,青砖黛瓦的粉白墙上有一个花格子窗,花格子窗外几枝浓艳浴滴的梅花,探头探脑的样子像要挣扎着从外边爬进来。所有的画图都凸了出来,给人一种触手可及的感觉,尤其是那几枝梅花,一副迎风摇曳的姿态,仿佛伸出手就能摸到那清香四溢的花瓣一般。

责任编辑 发炎
手机新疆时时彩预测软件下载 山东十一运夺金时时彩 时时彩预测下期号码 重庆时时彩前二走势图
新疆时时彩开奖报号软件 时时彩2000奖金的平台 新疆11选5走势图 新疆时时彩二星012走势
时时彩后三小技巧 重庆时时彩下期预测号 时时彩分析预测 新疆时时彩历史
时时彩后三小技巧 双色球定位走势图 新疆爱尚旅游网 时时彩中奖概率
河北11选5 任五 遗漏走势图 江西时时彩qq群号大全 内蒙古11选5杀号法 浙江20选五第17227期 体彩大乐透走势图
湖北新11选5走势图 中国体育彩票多乐彩 九天星辰诀txt下载 北京pk拾冠亚和值走势 028白小姐旗袍图
青海快3跨度走势图 和盛彩票 上海十一选五推荐 安徽快3基本一定牛 梭哈如何记牌
北京赛车pk10家破人亡 黑龙江11选5走 易算时时彩不定位下载 体育彩票36选7开奖 幸运28论坛
耗时 0.38762712478638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