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状态
连载中
最后更新
2011-07-31 19:35:55
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 海滨遇故人
  • 告别寂寞
首页 » 连载

琵琶语

《琵琶语之二四海游历》第十四章

作者: 翼菲  发表时间 2010-11-17 13:23:10 人气:54
  第十四章

  离开花涧宫已经一个月了。你租了一条船顺流南下,新疆时时彩三星走势图:这些日子看了不少风光,梵黎眼泪换下的银两还有很多,够你花销以阵子的。你没有寻到什么王瀚林公子,那只美鲛人该不会日夜盼着你和青狄龙小公子吧。

  这一个月你时常做些梦,大多还是那个梦,夜夜惊醒。你想纠缠也罢,你现在只是一人,最后的时光,但愿不要太过平静也好。

  水上飘行,你清瘦了不少。今日江面风平浪静,你钻出船舱与正在弄鱼的老翁说话。老翁已经七旬。他说家中无儿无女,老半已经在半年前去世了,自己守着这小船度日。你看他倒也清闲自在,没有一点孤苦无依之感。你很佩服老翁的乐观,与他聊了起来。

  你对老翁说你将要去不远的地方寻人,老翁很乐意载你,银子也没多要。

  “来来去去,也不过黄泉走一朝而已,是人总免不了一死。悲也好,喜也好,光阴一天也是一天。”老翁哼哼哈哈,手下不停的摆弄鱼,江面充斥一股鱼腥味。

  昨晚下了一场大雨,雷劈死很多鱼,今日浮在江面,老翁说要将鱼腌了以备冬天吃。

  秋水一天的江面,水光接天,空旷广大。

  “这是到哪了?“你问,凭空依着船身。

  “快要到岐山了,姑娘还要往南?”老翁道,“岐山一带有水寇。老朽劝姑娘在此地久留。”

  “我们不逗留,南下吧。”

  一叶扁舟从天际飘来,很快映入眼帘。船头站着一个黑衣斗笠人。挺拔的身姿是你熟悉的。

  是简况!

  “那边是简大哥吗?”你冲船头的人喊。

  黑衣斗笠人的小舟闻声疾驰,划破平静的江面。

  “是歆仙姑娘。”简况声音呆板。

  “真是简大哥!”你道,“那日救命之恩还没谢谢简大哥呢。”

  “不谢。”简况清冷的道,斗笠下打量你一番,“看来沈玥崖没有食言。”

  他指得是你的毒已经解了。

  你毒是已经解了,但是沈玥崖却是食言了。只是他后来对你的态度实在是太过奇怪。他是潮源的朋友,但是为人很奸诈,常使一些卑鄙的手段,经营布匹生意,参合着朝廷的事。你难以想象潮渊会和这种人是至交。那日在屋里,他闷闷喝着酒,那黑深的眼看你。临走说的话莫名其妙,怅然若失。你似乎并没令他烦恼什么,而是他三番五次的恼你,你心里暗下决心以后不要再碰到他。

  你将潮渊送给你的玉佩留在花涧宫,表明你想与过去的人划一条界线。是爱还是不爱的,都是过往了。

  “简大哥此次是来游历的吗?”该忘记以往了。

  “不是。”简况把视线收回。剑出鞘,寒光冷冽,黑衣在风中猎猎飞扬。

  “杀人。”简况道。人飞跃而出。

  “水寇来了!”乘船的老者惊慌失措喊,丢下手中的鱼就要开船。

  天边黑压压的一片,正从奇异的速度推进,不一会儿将两条小船包围。

  老者丢下撑船的桨,如临大敌。

  “姑娘快进仓躲躲。姑娘生得如此容貌,要让水寇们看了就糟。”

  老者将你拉进船舱,你挑开窗帘要寻简况的黑衣。

  “姑娘万万使不得啊,要让水寇看见可如此是好。”老者将帘子压下。

  老者在船舱内踱来踱去,你的心弦也被拨得忽上忽下。

  铮铮——

  交击声。

  啊——

  “给我杀了他。”

  “你们今天一个不留。”

  喧嚣的音声不绝于耳。

  不一会儿剑击声,惨叫声,落水的声音,交织在一块,极其恐怖。你听得令身泛寒,血腥浓呛得你眼泪直流。想象残肢断臂长溅的场面,胃里一阵翻涌。

  一个时辰之后,惨叫声渐渐弱下,徒有几声救饶声,最后也被风声掩去。过了半晌,你不再听见声音了,你奔出船舱。

  啊——

  你的惊叫在空荡的江面上更显空荡。

  那是怎么样的一个地狱修罗场面。几百只船帆浸泡在血海中,几百个死相惨烈的尸体浮在水面,横在打翻的小船上。断肢残臂到处都是…

  呕——你吐得翻江倒海。

  刺啦——

  简况将死去的头颅砍下,面无表情。铮——剑身没入木板里。你寻到声音的尽头,之间制造这场修罗炼狱的黑衣立在一只船船头,背对你,全身浴血,目光木然地看着江面的浮尸。简况的斗笠已经不在了,散开的黑发被风吹得张瓜舞爪,而简况手里拧着的是一个头颅。

  扑通——

  头颅被简况随意丢经江里。

  被风吹得哗哗直响的黑衣,坚如铁柱,利如血剑,下一刻缓缓转过身来。

  血红的眼。

  你吓得肝胆欲裂,恐惧条件反射后退,差点掉进江里。

  冰冷惨白的修罗脸望着你,含血的双眼有来自地狱的阴火在燃烧。

  简况嘴唇张了张。你没听见他说什么,风声很大,你快放弃细听时,风把微弱的声音传来。是“对不起。”细不可闻,但清晰异常。不再是呆板,苍凉至极。

  你胸口一滞,泪奔而出。

  为什么要道歉??

  这个号称天下第一剑,但义无双的大侠,今日在此浴血杀人,犹如地狱爬出来的鬼魅,为何要读你这个陌生的女子说对不起。

  “咦,好多死人,贯江大哥我们好像来晚了。”欢快的声打破这阴森的修罗地狱,说话的是一个女子。

  简况黑驱一震,似听见阎罗催命。

  一条小船从血河中划过来,船头有两个人,黄衣女子手握鞭,彪形壮汉手持巨斧。“这些人死的好惨啊。黄衣女子用木棍去戳那些尸体,这些人都是你杀的吗?”黄衣女子天真地问。清脆的声音如催命符。你看见简况绝望爬上脸庞。简况目光涣散望着那袭黄衣喃喃:“秋鸣…”声音苍凉带绝望,不是你平时听得呆板机械。

  “你好厉害啊,”黄衣女子继续说,“这里有几百个人吧,你的剑法太厉害了,天下第一剑果然名不虚传。你说的是不是贯江大哥。”黄衣女子寻问的是船舱的人。

  “那是自然,鸣秋。你可以跟他比比看是他的长剑厉害还是你的长鞭厉害。”船舱鼓动着黄衣女子,黄衣女子鸣秋得到应允,欢乐得像个扒到糖的小孩。

  “贯江大哥你答应的啰,不许反悔,我就要和天下第一剑打。”挥鞭击向简况。

  “鸣秋——”简况极为绝望的呼喊

  啪——

  几个浮船应声裂成木屑,血海翻腾血浪。

  “你也知道我的名字啊。”鸣秋更加兴奋,“那如果鸣秋杀了你,你要好好记住鸣秋。”

  “鸣秋你醒醒,你看看我是谁!”

  “我是谁?”

  “我知道你是天下第一剑啊!我要和你打,你快出剑。”

  简况并未拔剑,他甚至没有出招。躲避挥来的鞭,有些力不从心。

  “你拔剑啊,你是天下第一剑,怎么能没有剑。”

  “你没有剑,那我送你几把如何?”

  长鞭在乱尸中一卷,数十把剑被带飞出,全部刺向简况。“鸣秋,你不认识我了吗?”

  简况挥袖飞腿,数十把如飞针射开。其中一把落入你站的船身。你惊叫一声差点翻下江。撑船老者慌得又要拉你进仓,你执意站在外面。

  “啊——贯江大哥这有活人。是个漂亮的姐姐呢。”

  “鸣秋将那位姐姐请过来如何?”船舱的声音又道。

  “好啊好啊!鸣秋要姐姐给鸣秋当丫鬟。”

  “鸣秋——不可!”“歆仙姑娘你怎么还在此地,快离开!”

  长鞭卷向你,你吊在半空。

  天旋地转,血海颠倒,这次你忘记了呕吐。

  黑衣御风而来。

  “鸣秋你放下她。”

  “好啊好啊,天下第一剑你跟我打。”

  半路长鞭中途松开你,转向简况。简况无法借力,硬碰硬接上去。鞭影如剑,花开黑衣的胸膛,血雨飘下,落了你一脸。

  “简大哥——”

  梭梭——

  几根细针穿透简况,带着极细的血丝。

  “阮贯江,你好卑鄙!”

  江水很快淹没了简况的黑衣,连同他的最后的话。

  “姑娘——”

  血红的世界,浓郁的血腥挤压你的胸膛,你感觉胸膛一阵火烧,要烧破你的心肝肺。

  歆仙——

  歆仙——

  血——血——你要更多的血,要更多的杀戮。血液在叫嚣,万马在血管里奔腾,折磨着你的心智。血红一片的世界里,你看见自己的右手中凝结的紫光。那是一把利剑,可以杀人的利剑。你很想杀,很想去恨。举起右手,要去砍你自己细白的脖子。

  歆仙莫要入障。

  温玉的声音安抚着你激动的灵魂,叹息着。你翻腾的血液立刻冷却。

  一只手将你捞了起来,湿淋淋地扔上船。

  一颗药丸喂进你的嘴里,你咳出几口海水。想着那些海水都是人的血液,你恨不得将肺一块咳出来。呕心的感觉铺天盖地,你间接喝了人血?

  “给她盖上这个。中毒不深因该没什么大碍了。有了原溪的解药,调养两日就可痊愈。”重物盖下来,应该是的毯子,你冰冷的身躯得到了一丝温暖。

  歆仙——歆仙——歆仙——

  嘈杂的声音吵得你心烦意乱,你很想叫那个声音停下来,奈何全身疲软,动弹不得。

  “她怎么了?她看上去很痛苦。”

  “莫不是染上风寒了吧。原溪,你给她瞧瞧。”

  两根温热的手指搭在你的右腕,吵杂的声音嘎然而止,你全身气息一振,迅速睁开眼。

  一双闭合的眼近在咫尺,神色安详。

  “夕泽——”你脱口道。

  闭合的双目,长而卷翘,像两只小蒲扇,在豆黄的灯光下欲振翅飞去。

  “原溪你看她醒了。”黄衣鸣秋脑袋挤过来,“幸好我抓得及时,晚一会姐姐就要沈睡江底了。”

  “是是是,鸣秋最厉害,”刚才鼓励鸣秋与简况交战的阮贯江道,“江中有毒,掉进去非死不可,晚一步大罗神仙也难救了。”

  “死了便是,就她干嘛。”粗旷的陆九抖了抖他的巨斧,“还是杀人比较痛快。可惜了,天下第一剑。”

  “陆九也还想再战,你不记得他上次给你的那剑了?”陆九一听上次贯穿他胸口的剑就发触。

  “陆九就是没用,还不如鸣秋。”

  “你——”陆九愤愤,冷笑道:“你都不知自己姓什么了。哼!”

  “陆九!”阮贯江厉声呵斥,陆九吓得脸都青了。

  “大哥小弟知错。”

  “知道就好!下次你再提,你应该明白自己怎么做了。”

  “夕泽?”你试探性又问了一句。

  搭在右腕的手指撤离,闭合的双目的青衣人对阮贯江点了点头,回头冲你淡淡一笑道:“在下原溪。”

  温吞的嗓音,是你听了上千年的声音。

责任编辑 发炎
新疆时时彩开奖报号软件 新疆时时彩彩票开奖结果彩票控 360新疆时时彩走势图 新疆时时彩开奖公告lm0
时时彩后三小技巧 新疆时时彩三星和值尾 新疆时时彩开奖号码查询-上牔採网 怎么查新疆时时彩开奖号
新疆时时彩开奖报号软件 新疆时时彩后三九宫图 新疆时时彩走势图百度 时时彩高奖金平台
手机新疆时时彩预测软件下载 新疆时时彩开奖号码· 时时彩摇奖机 新疆时时彩开奖记录表
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手机版 500w比分直播 北京快乐八开奖号码 十一运夺金推荐 重庆时时彩选号神器
新加坡快乐8买和包赢 北京pk10012路 深圳风采35选7开奖公告 牛牛有技巧吗 上海11选5前二 上银狐网
曾道人免费资料 北京赛车pk10长久玩法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河北体彩11选5开奖结果?下载河北快3 河南快三 陕西十一选五任五推荐
南国七星彩票论坛 海南环岛赛游戏在线 重庆时时彩输死多少人 北京pk拾软件 破解版 福彩排列7走势图
耗时 0.5326921939849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