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状态
连载中
最后更新
2010-09-25 11:39:39
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 海滨遇故人
  • 告别寂寞
首页 » 连载

精神科医师

第五章 催眠

作者: 李林麒  发表时间 2010-08-06 19:44:26 人气:251
  第五章 催眠(1)

  很快到了中午,就在我准备去找雨默的时候,警车呼啸而至,马千里抱着公文包直奔萧医生的办公室。于是我又拐了回来,跟去看热闹。其实我是想看看这个精神科医生怎么继续糊弄马千里。

  其实郝达维说的挺符合剧情发展,也符合我的期待。如果萧白真的是杀人犯,他被抓走的那天我肯定会拍手称快。

  “萧医生,快看资料,我实在是没辙了。市长限期让我们五天破案,五天,他以为办案是写报告啊!”马千里都顾不上客套了,急急递给萧白资料。

  萧白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我早就可以下班了,一直没走,因为知道你肯定要找我。我说马队长,你不是布置警力排查主干道的过往车辆了吗?怎么又让他给跑了?”

  “他打一枪换个地方,这次是省正北高速路主干道分岔口上。那里已经是外市了,那里我们没有布置警力啊。我都怀疑他会不会抛尸完直接潜逃了。”马千里无奈地说道。

  “我早上补觉,没看新闻,你先大概说说怎么个情况。”萧白打开资料,开始重点翻看新的抛尸现场照片。

  “这个现场不是任何人发现的,而是凶手自己打电话报警告诉我们的,真是嚣张到了极点!”马千里咬牙切齿地说道。

  “打电话通知你们?”萧白一愣。

  马千里点了点头,“从一个公用电话亭拨出的,说话时用的是电脑早就合成的录音。公用电话亭没法查啊,至少有上千人的指纹和鞋印,狡猾的凶手也肯定不会给我们留下什么有用的线索。”

  “这个我能猜到,我主要想的就是他这个方式……似乎想表达出某种东西。”萧白思索着点上一根烟,先给自己提提神。

  “表达什么?”马千里连忙问道。

  萧白没有回答,而是翻着手中的现场照片说道:“这第三个抛尸现场和第二个相似,代表他的手法和风格已经成熟化、模式化。这是一个分岔路口,他抛尸在这儿的原因其实正是迎合他当时的心理。”

  “分岔路口……”马千里无法理解这句话。

  “是的,他现在走进了一个分岔路口。一是遵循中国的那句老话——事不过三,从此收手,彻底隐匿。就像开膛手杰克一样,在他名声大噪的时候突然消失。二是继续杀人,一直杀到你们破案为止。”萧白朝烟灰缸里弹了弹烟灰,继续说道:“而从种种迹象看来,他似乎更倾向于前者。”

  “那……那不是更没希望破案了!”马千里惊道。

  “他现在打电话通知你们的这个方式,这是反社会人格膨胀到顶端的标志。这点和杰克很像,杰克当年就是通过写信给相关部门的方式来挑衅。在他看来,他的‘事业’已经到达了一个顶峰,自己已经无法再超越了。这不仅是自大的表现,而且表达出一种倾诉欲,意图毁灭自我。”

  “倾诉欲,毁灭自我?”

  “嗯,或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其实他希望你们能抓住他。”萧白缓缓说道。

  马千里听呆了,“这怎么可能?”

  萧白点了点头,“杀人狂也是人,很多小说和电影为了表现惊悚主题,故意将杀人狂表现得穷凶极恶。其实只要是人就会有善恶,没有绝对的善,也没有绝对的恶。善与恶是相对存在的,这就是人性。”

  “杀人狂也有人性?这个说法我可不敢苟同。”马千里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

  萧白呵呵一笑,“还记得杨新海这个杀人狂吧,当记者问他,他这辈子最感激的人是谁时。他说他感谢警察,被抓以后警察给他买过两件衣服,从小到大他没被人这样关心过。”

  马千里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这并不是一个贪得无厌的杀人狂,他已经赚够了他需要的钱,而且也通过抛尸得到了他想要的关注。无论是对现实还是对他的心理来说,都已经得到极大的满足,这应该就是他干的最后一票。”萧白望着照片说道。

  马千里坐在椅子上,双手用力揪了揪自己的头发,“搞不好他抛尸完就直接开车潜逃到别的城市去了。”

  说到这儿的时候萧白的脑中闪过一个念头,“马队长,他拨出电话的电话亭在哪儿?在不在市内?”

  “在市内!”马千里闻言也回过神来,“难道他抛尸后又跑回市内打电话报警?也不一定,他用的是录音,可以请别人代劳。”

  “不,他不相信也不放心任何人,这事只能他自己干。性格决定他的行为,这个是肯定的。”萧白确定地说道,然后又摇了摇头,“但是他完全可以潜逃的,为什么还回到这个城市呢?难道这城市还有他放不下的东西不成?”

  “难道他想告诉我们,他还在市内?”马千里似乎开始认同和学习萧白的思考方式。

  萧白点了点头,“嗯,这就是他故意给我们留下的线索。他的潜意识其实希望你们能抓住他,阻止他。他敢给警方打电话,他也肯定给作品署名了。”

  “作品署名,萧医生你第二次提到这个词了,这名到底在哪儿啊?”马千里抱着一丝希望问道。

  “别急,我这几天来不是一直在找吗。”萧白又拿起那些照片仔细翻看了起来。

  马千里也跟着翻看那些照片,但半小时后依然一无所获。

  “马队长,被害人的姓名你们查到没?有些杀人犯通过拼凑被害人的名字来署名的。”萧白看着那些照片问道。

  马千里摇了摇头,“查不到,流浪汉最难查身份了。黑市也查了,一无所获,估计大买家并不在本市。”

  萧白撇了撇嘴,“第一具尸体到现在有半年了吧,你们还查不到?”

  “没人来认尸,我们对着电脑认身份证照片,眼睛都看到瞎了。找到了上百个最相像的,也不知道哪个是哪个。”马千里叹了口气。

  “国情……”萧白故意拖长了这个词。

  猛地萧白一拍自己脑袋,“亏我还精神科的,行为模式都忘了。署名不一定在尸体上,电话亭……地点!马队长,地图带了没?”

  马千里赶紧掏出地图,两人在地图上仔细标示了起来:四环线东郊口——西二环——正北高速路主干道。接着萧白拿起笔将这三点连了起来,顿时一个大大的“L”出现在了地图上。

  马千里则在这三点之间画了个新的疑犯活动范围圈,两人盯着这地图,又对望了一眼。马千里习惯性地抬起右手揪了揪自己的头发,问道:“这个‘L’会不会是巧合?”

  “这几乎是大写字母‘L’的1:1比例啊,而且在地图上正好处于垂直和水平,这巧合是不是太巧了点?”萧医生反问道。

  马千里点了点头,“那这个‘L’又代表什么呢?”

  “肯定和姓名有关系,有可能是L开头的姓氏,如:林、刘、罗、李、黎……也有可能是名,如果是名的话,肯定是一个单名。”萧白回道。

  马千里总算看到一丝希望,“这个可以作为排查嫌疑人的线索之一。”

  就在这时马千里的手机响起,马千里一接,“什么?你确定!太好了,马上请她协助调查啊……什么?该死的,怎么这样!你等等,正好我这里有位专家。”

  马千里放下电话马上对萧白急急地说道:“萧医生,我们找到了一名目击证人。昨天她开车回乡探亲,却接到公司的紧急电话,要她连夜赶回。路经正北高速路主干道分岔口时,她正好目击到了凶手抬尸体下车的一幕。她被吓坏了,往前开了五百米后出了车祸,倒没受什么伤。一直到今天交警去询问她时,她才模模糊糊说了出来。可是什么都不记得了,就光记得她经过时看见这一幕,就是你上次说的那个什么失忆。”

  “心因性失忆症。”萧白帮他补充了一句。

  “对对,就这个!她就除了记得看见过这一幕,其余的什么都忘了,连凶手的车是什么车都忘了。这个你能帮她回忆不?”马千里焦急地问道。

  萧白点了点头,“可以试试,她还记得结果,说明只是局部失忆。如果她接受催眠暗示的程度高,我就可以通过催眠帮她找回记忆。”

  “太好了!”马千里激动地抓起手机,“马上将她送到精神病院来,这里有位专家可以帮她。”

  第五章 催眠(2)

  马千里收好手机,想了想,也问道:“萧医生,催眠术真的有这么神奇?”

  萧白一脸哭笑不得的表情,“这个问题你让我怎么回答?就好比你问我精神科医生算不算医生一样。”

  马千里干笑了几声,“我也是好奇嘛。催眠术听很多人讲过,却从来没见过,所以一提起来就觉得很神秘。这个算不算行业机密,到时候我可以在一旁观看不?”

  萧白点了点头,“当然可以,你还要负责记录相关口供。不过最好忽略掉部分催眠细节,以免引起别人的困惑或误用。”

  “那些网上流行的什么催眠录音呢?是不是真的?”马千里突然想起来。

  萧白点了点头,“我听过一些,那是语言诱导法,可以算是最古老的一种。催眠术发展至今,已有不下二十种主流创新,特别是专业人士的个人创意催眠,更是数不胜数。”

  “你的意思是那些网上流行的催眠录音确实是真的?”马千里反问道。

  萧白笑了笑,“我没这么说,而且我也不推荐别人去尝试这种单方面的录音式催眠。”

  “为什么?只要真的能让人睡着不就行了?”

  萧白的表情严肃了起来,“不,这是个误解,催眠不是让人睡着。而是让被催眠者在眠游状态下的潜意识活跃起来,与催眠师保持互动和沟通交流。所以催眠其实是双方面的,在催眠时催眠师会密切关注和保护催眠者的潜意识活动,出现任何突发情况时都能及时地给予暗示和引导。而网上流行的那种催眠录音,就是一种单方面的催眠。无论那些录音是不是真的,没有催眠师在旁保护和引导,便隐藏着各种有可能发生的隐患。”

  萧白担忧地皱了皱眉头,接着说道:“我就接过这样的病例,患者因为失眠去买了一些促进睡眠和回到前世的催眠CD。开始确实很不错,她的失眠有了起色。但随着这样的尝试越来越多,她开始出现幻觉和妄想,说她经常看见房间里有鬼。”

  “天啊……这么可怕!”马千里倒抽一口凉气。

  “当她被送到我这儿时,由于她长期尝试这种催眠,敏感度极高。我甚至只需用最简单的握手催眠法就可以让她迅速进入催眠状态。后来经过半年的药物配合催眠诱导矫正,才终于让她恢复过来。所以催眠不可儿戏,我更不推荐这样的单方面催眠,滥用催眠术的后果是很可怕的。”萧白的眼神里透出深深的担忧。

  “那是不是每个心理医生和精神科医生都会催眠术啊?”

  萧白摇了摇头,“国内的心理学和精神科其实都还处于起步阶段,催眠术更是如此,这也是我们的‘国情’。在这所医院里,拥有WMECC国际催眠治疗师资格证的只有两个,一个是我们主任,另一个就是我。”

  “看来我还真是撞上好运了,不然我都不知道该上哪儿找一个催眠师去。”马千里嘿嘿笑了几声。

  萧白叹了口气,继续说道:“虽然这些年精神卫生行业确实有了不小的发展,但技术力量和从业医生个人素养参差不齐却是个大问题。国内的很多精神科的医生太过仰仗药物,而忽略了应该配合的心理治疗。”

  接着他又自嘲地笑了笑,“当然,这一切都和待遇分不开,也就是钱。无论是国家对这行投入的,还是最终发到医生手里的工资……”萧白摇了摇头,继续说道:“别说医生素质了,现在想找个精神科医生都难。我的同学毕业后只有不到1/5真正从事精神卫生行业。而这1/5在从业几年后,又有2/5因为受不了这份工作的辛苦和压抑,离开了这行。”

  马千里也叹了口气,“你们院长和我说过,这医院里的医生和护士全都在超负荷工作。他不是不想多招医务人员,是不能啊。医生的压力大,医院的压力更大。”

  萧白嘴角带出一丝忧伤的微笑,望着天花板缓缓说道:“或许……有一天我也会顶不住,离开这行。”

  两个人同时都沉默了,他们在这一瞬找到了彼此身上的苦楚,彼此的缄默。

  老半天后,马千里看了看表,自言自语了一句:“怎么还不来。”

  又望向萧白,笑着说道:“萧医生你继续说说催眠吧,被催眠后的人到底是一种什么状态?”

  “是一种由潜意识所主导的精神状态,在这个状态下,被催眠者会在催眠师的引导下去探知和挖掘自己的潜意识。我这么说你可能很难理解,等一会儿催眠时你自己体会吧。”萧白微微一笑,回道。

  “听着确实有点玄,那催眠会不会醒不来啊?我经常听别人这么说。”马千里有点畏惧地问道。

  萧白爆发出一阵大笑,然后又自觉这样有点失礼,轻咳了几声才说道:“对不起……不过这确实是以讹传讹的胡说八道。催眠师可以通过指令唤醒被催眠者,也可以不唤醒。因为任其催眠状态持续下去,就会进入自然的睡眠状态,睡够了自然就会醒过来。”

  “这个过程可以逆转吗?就是说将一个睡着的人催眠。”

  “可以,这个过程也可以逆转,这种方法称之为睡眠性催眠术。”

  “那像电影和小说里出现的那种,利用催眠术控制别人去犯罪的有没有?”马千里提到了自己的老本行。

  萧白的脸色也凝重了起来,“虽然没有那么夸张,但不可否认,这在理论上是可行的。这种方式又称之为催眠后暗示,比如你在催眠状态下给被催眠者一个指令:你醒来后,我一摸鼻子,你就去打开窗户。”

  “然后被催眠者醒来后,就会执行这个指令?”马千里的表情很认真,这和他的老本行相关,所以很慎重。

  萧白点了点头,“是的,而且当你问他为什么去打开窗户时,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只会回答说自己觉得屋内有点闷。”

  “那如果给一个指令:你醒来后,我一摸鼻子,你就开始杀人。他也会杀人?”马千里接着问道。

  萧医生摇了摇头,“这就涉及一个前意识和潜意识的冲突问题,比如你看到别人抱着一大笔钱,潜意识会想:把这些钱抢过来变成自己的多好。然后前意识马上回应:不行,这是犯罪!而前意识再传达到意识层面的时候,这条信息已经被过滤掉了。所以可能连你自己都意识不到自己刚刚有过抢钱的念头。”

  萧白接着说:“就像你的这个假设,开窗户和杀人是两个完全不同意义的指令,执行催眠师指令的正是潜意识。当这个人醒来后,催眠师摸鼻子时,被催眠者去开窗户,因为前意识觉得这条信息可以放行。换了杀人就不一样了,这条信息会直接被前意识过滤掉,从而阻止犯罪行为的发生。”

  “很形象的比喻,连我这个外行人都听懂了。也就是说,前意识是理智、道德、法律的代言人,专门负责过滤和调节潜意识的想法。”马千里似有所悟地点了点头。

  “嗯,所以假设催眠师真发出这条指令的话,有可能因为前意识的强烈抗拒而让被催眠者突然醒来。即使催眠成功结束后,催眠师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被催眠者可能会觉得浑身一阵莫名的躁动和不安,却什么也没做。更不会出现像小说和电影里那种,被催眠后去杀人的情节。因为在清醒状态下,意识和前意识占主导作用。”

  “也就是说通过催眠控制别人犯罪是完全不可能的?”

  萧白又微笑着摇了摇头,“并不是完全不可能,比如我给你一个前意识可以接受的暗示:你醒来后,你会觉得这次催眠治疗的效果非常好。所以你必须要付双倍治疗费给我,才能表达你的感激之心。”

  马千里哈哈一笑,凑到萧白面前,“萧医生,你小声地告诉我,这事你干没干过?”

  “别忘了我也是人,我也有前意识。潜意识也许会有这种念头,但前意识不会允许我这么干的。”萧白也嘿嘿一笑,回道。

  “难怪萧医生你对催眠这么慎重,这真是一个不可儿戏的学科。”马千里郑重地说了一句。

  萧白也点了点头,“所以催眠治疗师和医生一样,一定要有高尚的职业道德和自律自觉。这都是游走于灵魂和生命健康边缘的行业,不可儿戏。”他又重重地重复了那四个字“不可儿戏”。

  第五章 催眠(3)

  马千里想了想又问道:“什么才是催眠的关键?我印象中的催眠好像就是把人哄睡着。”

  萧白竖起一根指头摇了摇,说道:“那是平常影视和小说造成的一种误解,也是部分初学者易犯的错误。其实催眠的关键不是让对方闭眼睡着,而是抓住对方最专注和最放松的一瞬,进入他的潜意识,催眠双方在瞬间接通、共振、互动。这个瞬间很短,不会超过一分钟。在这一分钟你抓住了,就能催眠成功,否则你只能耐心等待下一次机会的出现。”

  “不太明白,萧医生你能形象比喻一下么?”马千里困惑地说了一句。

  “就像武侠小说里的高手过招一样,一招致命。高明的催眠师也是如此,哪怕就是在喧嚣的街头,只要能抓住这一瞬,就可以让对方马上进入催眠状态。”

  “这么厉害!”马千里惊声道。

  萧白呵呵一笑,“这只有极其高明的催眠师才能办到,这就是我提过的创意催眠。不用繁琐的哄睡式言语,甚至不用言语。只要给予对方足够的暗示,再抓住这个瞬间下达指令,就能催眠成功。”

  “催眠针对什么样的人呢?我听说聪明和意志坚强的人很难被催眠,是不是真的?”

  “催眠针对所有人,只要是心智正常的人就可以被催眠,不同的只有个体差异。催眠针对的现实目标其实就是大脑,脑神经系统越发达的人越容易被催眠。相反如幼儿或者老人就很难被催眠,因为他们的脑神经系统功能状态不佳。所以从这点上来说,恰恰是聪明、想象力丰富、专注力高的人容易被催眠。”

  说到这儿萧白笑了笑,“老师和我们说过,他最喜欢的催眠对象就是士兵。因为士兵执行指令的准确性极高,可以快速地接收他发出的暗示和引导。”

  “稍息、立正、向左转……”马千里也笑道。

  萧白点了点头,“所以说催眠的关键并不是哄睡,而是在对方最放松而又极致专注的瞬间进入对方的潜意识,让对方将潜意识的控制权交给催眠师。”

  “那我不配合你就行了嘛。你让我想睡床,我就偏偏去想饭桌,我看你怎么催眠我。”马千里打趣道。

  萧白给了马千里一个狡黠的微笑,“催眠师当然遇到过这样的人,新疆时时彩三星走势图:所以也就出现了误导法催眠术。借着你的逆反心理,给予和目的相反的暗示,让你不知不觉间被催眠。”

  “好家伙,连这种催眠术都有。”马千里赞叹了一声。

  “人的思想中有三大防线,逻辑防线、情感防线、道德防线。催眠师要做的就是突破这三大防线,瞬间进入和接通被催眠者的潜意识,这就是催眠。”萧白说完后,又点起了一根烟。

  马千里又看了看表,“这些家伙怎么办事的,还没来。”然后又想了想,问道:“那这个证人的记忆怎么通过催眠找回来呢?”

  萧白深吸了一口烟,吐出,缓缓说道:“她的心因性失忆症并不是真正的失忆。而是因为大脑无法接受突如其来的惊吓,为了保护个体的心智,将这段记忆埋在了潜意识的深处。催眠可以唤醒她的潜意识,探索她埋藏在潜意识里的记忆。”

  “潜意识里的记忆清晰不,我怕到时候得到的供词还是差不多,就白白浪费这么一个证人。”马千里担忧地问道。

  萧白没有正面回答,反而问道:“马队长,你有没有经历过一种情境。你想起多年前的一个同学,但是他的名字到嘴边了就是叫不出来。然后又努力想了想,终于在一段时间后想起了这个名字。”

  “有啊,当然有,经常的呢!”马千里马上回道。

  “其实这名字就一直埋在你的潜意识里,你喊不出来,并不代表你真的忘记。否则你后来是怎么想起来的?所有的记忆都归潜意识保管,无论你记得的,或暂时不记得的。”萧白弹了弹烟灰,说道。

  “也就是说,通过催眠让潜意识活跃起来,可以得到最完整最清晰的记忆片段?”马千里惊喜地问道。

  萧白又挂起了他那贱兮兮的得意微笑,“清晰和完整到你不敢相信,我接过一个被试者,让他回忆到小学时,他可以喊出全班60名小学同学的名字。”

  马千里一拍大腿:“太好了,这下有希望了!”

  这两人在屋里谈了近半个小时,我也在外面听了半个小时的催眠理论课。想不到催眠还真有这么多学问,以前我还以为是骗人的。马千里问的那些问题虽然有点可笑,但估计换了我也一样会这么问。

  因为影视和小说把催眠夸张成神话了,也歪曲了。但是说了半天为什么那个证人还不来,急死人了都。

  我等着看催眠呢!我心里呐喊了一句。

  汽车的声音从楼下传来,主角终于闪亮登场了,我趴到走廊的窗前往下看。一个30岁左右的白领丽人从警车里钻出,长发及肩,身着宽白衣、黑长裤、高跟鞋,职业白领的打扮。长得比较风韵,身材保持得很不错,并不显胖。她在刑警的陪同下从我眼底钻进了男病号楼。

  很快就传来了他们上楼梯的声音。我不用回避,只要站在窗前呆滞地望着天空就行。在精神病院里有这个好处,一切不正常都可以在别人的眼里诠释为“正常”。

  马千里和萧白也迎了出来。马千里先是瞪了陪同的刑警一眼,小声地斥骂道:“怎么现在才来!”

  刑警无奈地回道:“没办法,办出院手续时耗了点时间。”

  马千里没有再理他,而是堆起满脸的微笑对着妇人说道:“这位就是刘淑芬女士吧,麻烦你了,感谢你给我们提供了这么重要的线索。”

  “应该的,应该的。”刘淑芬也点头微笑回道。

  “哦,这位就是萧医生。”马千里介绍道。

  “你好!”刘淑芬微笑着打了个招呼。

  “你好!”萧白也礼貌地点了点头。

  我开始注意到萧白从走出房门到现在,表现得非常严肃和自信,一脸的不苟言笑。连平时贱兮兮的招牌式微笑都没出现过,大有一名专业精神科医师的派头。难道这就是他想给被催眠者的第一印象?

  第五章 催眠(4)

  三人进到萧白的办公室,刑警也下楼返回车内把车开走,因为马千里还有另一辆车。

  “一路上累坏了吧。”萧白微笑着朝刘淑芬说道,边说着边看了一眼身边的椅子。

  刘淑芬在椅子上坐下,“是啊,虽然坐车,但感觉还蛮累的。”

  “昨晚的经历把你吓坏了吧?”萧白又问道。

  刘淑芬眸子里透出深深的惊恐,深吸了一口气,“差点把我吓死,这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恐怖的事……”

  “没事了,现在没人能伤害到你,你在这里很安全。”萧白安慰道。

  刘淑芬冷静了下来,点了点头。然后又看了看萧白,“萧医生,你是准备对我催眠吗?要不是为了协助警方破案,我一点都不想回忆起昨晚的事。”

  萧白认真地点了点头,“放心吧,这催眠不仅是帮你回忆起事情经过的细节,而且能起到安定心神的作用,让你以后不被这段可怕的回忆所影响。昨晚你在医院肯定没睡好吧,噩梦连连,而且噩梦里都是魔鬼和血。”

  刘淑芬惊讶地望向萧医生,“萧医生你怎么知道的?确实如此!”

  “这是创伤性经历的闪回,即使你大脑已经想不起细节,可是却不由自主地用想象、回忆、梦境的形式重复体验这种创伤。催眠可以让你快速摆脱这种不良影响,从这段可怕的经历中走出来。”萧白认真地解释道。

  “太好了!可我以前没试过催眠,不知道行不行呢。”刘淑芬担忧地说了一句。

  萧白微笑地点了点头,“从你受惊吓的程度上看来,你很敏感,这是催眠成功的先决条件之一。而且你的受暗示性也非常高,从刚刚到现在我给你的三个暗示,你都准确无误地接收了。所以你十分适合接受催眠,这次的催眠肯定会很成功。”

  “暗示?什么暗示?”刘淑芬困惑道。

  “一,我说路上累坏了吧,并看椅子,你马上就坐到椅子上。二,我说昨晚吓坏了吧,你马上恐惧并深吸气。三,我说没事了,这里很安全,你很快就冷静了下来。”萧白解释道。

  “这个就是暗示?我一点都没察觉到呢。”刘淑芬惊讶道。

  萧白呵呵一笑,“能察觉到的就不是暗示了,是指令。好了,你先去洗手间一趟,排尿干净,然后去治疗室找我。”

  刘淑芬点了点头,起身去厕所。萧白也去治疗室进行催眠前的必要准备,他从抽屉里掏出一个医用小电筒。还准备了两份纸笔,一份递给马千里笔录用,另一份放在睡椅的旁边。他将睡椅面向墙壁,然后对马千里说道:“一会儿你在睡椅背后的办公桌上笔录。有什么需要你就写字告诉我,尽量别开口说话,更别抽烟。”

  马千里点了点头,萧白也走到窗前将窗帘全部拉上。

  该死的,拉窗帘我还怎么看啊,只能听了。

  我在走廊上差点没气死,最可恶的是这时候他竟然走到门前,冲着我甩了一个贱兮兮的招牌式微笑,然后才返身回到屋内。

  迟早有收拾你的一天!我在心里狠狠骂了他一句。

  过了一会儿,刘淑芬也进了治疗室,将门关上。我也赶紧走到窗前,竖起耳朵倾听这神奇的催眠。

  一直都是萧白的声音:

  刘女士,请坐。

  这里有纸和笔,从现在开始,你不用说话,直到我让你开口说话。但如果在催眠过程中,你感觉到有什么不适或者有什么要求,你可以写给我看。

  在催眠正式开始之前,我希望你能先做一个放松练习。你的神经已经紧绷了一整天了不是吗?即使我让你立刻放松下来也是不可能的。

  我来告诉你一个放松的诀窍,呼吸。倾听你自己的呼吸,利用自己的呼吸将你的紧张情绪带出去。来,跟着我的声音来,将你的精神集中在我的声音上。

  吸……呼,吸……呼,吸……将宁静和轻松吸进自己的体内,呼……将体内的紧张和压力呼出来。吸……呼……每次呼吸都让你的神经更松弛,让身体的每一块肌肉更放松。吸……呼……你做得很好,我看到你的神情已经开始松弛下来了,继续……吸……呼……

  天啊,这还是萧白的声音吗?这声音如此宁静平和,温柔得又像一个男人正在爱人的耳边说着绵绵情话。我在窗外听呆了,这声音带着一个男人独有的磁性魅力,如同带着魔法一般,让人无法抗拒。

  就这样大概过了10分钟之后,萧白才继续说道:

  很好,你做得很好,此时此刻你身体的每一块肌肉,每一根神经,每一个细胞都已经放松了下来。你的情绪已经彻底稳定下来了,现在我们来做个小游戏,一个简单的小游戏。

  我手中有一根看不见的线,你看不到它,但你能感觉得到它。来,拿着这根线,好的……你已经拿到了,抓紧这根线。这线的一端在你那儿,一端在我这儿……我正在牵引着这跟线,好……你做得非常好……是的,就是这样……嗯,配合着我……是的,你做得棒极了……

  这游戏大概过了五分钟,然后萧白的声音才继续说道:

  现在,想象我手中有着无数根线……这些线牵引着你身体的每一块肌肉,每一根神经,每一个细胞。好,看着电筒投射在我手掌中的灯光……注意我手势接下来即将发生的变化……这是橘黄色的灯光……跟随着我的声音,将你全身的注意力和精神集中在这儿……忽略周围的一切,忽略所有的东西……忽略你自己……打开你温暖的回忆和想象力,跟随着我的声音来……

  橘黄色的光是最温暖、最舒适的光……看着这光,回想一下,在过去的某个时间,某个地点……有一个让你感觉到无比快乐的场合。就在我说着的时候,有一个场景在你脑海里一闪而过……来,跟随着我的声音,去追寻它……接近它……它越来越近了……是的……越来越近……你仿佛看到了什么,又感觉到了什么。

  好的,你已经来到了这幅图像的面前……周围的一切使你感到无比的幸福……现在,请你在这幅图像的中心画一个圈,把它打开,走进去。现在,你是不是感觉到了加倍的温暖和幸福呢?对,你感到幸福极了!

  好,现在,立刻再画一个圈,再走进去……就这样不断地做下去,一遍接着一遍,再画一个圈,再走进去……每做一次,你就感觉到倍加的温暖和幸福。画一个圈,走进去……一遍接着一遍……再画一个圈,再走进去……一遍接着一遍……你做得非常好,你心中的幸福越来越多了……再画一个圈,走进去……

  我不知道治疗室内发生了什么,因为我只听到了声音。但就在萧白复述了几次上面的语言后,刘淑芬已经进入了催眠的状态。我估计可能和那个“手势”的暗示有关系。配合着“线”和“手势”的暗示,在刘淑芬最放松也是最专注的时候,一把将她“拉”入了催眠状态。

  原来这就是催眠,多种暗示和方法可以综合应用。并不是只能靠哄宝宝一样的言语,或者老土的摆锤。前后大概也没有超过三十分钟,特别是正式催眠开始后,不到十分钟就已经将刘淑芬引导入催眠状态。

  第五章 催眠(5)

  催眠并不是让一个人闭上眼进入催眠状态就完成了。在后面萧白又一步步通过暗示和引导,将刘淑芬的催眠状态加深,这当中又经历了十几分钟。在这段时间内,我连连打了几个呵欠。这次不是不耐烦的呵欠,而是被感染的呵欠。

  就连在外面偷听的我也都差点被催眠了,萧白此时的声音带着可怕的宁静和诱惑,深沉而又平和,让人无法抗拒。你会相信这个声音是真诚的,你会心甘情愿地跟着这声音一直往下走。

  我要是个女人,估计会在这一瞬爱上这个磁性而又充满诱惑的声音。我第一次听到萧白这种语气,这种声音,如同带着魔法一般的声音,将你一步一步拉入更深的催眠状态。

  从开始到现在,都是萧白一个人的声音,刘淑芬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直到萧白确认催眠已经进入非常深的状态后。后来我问过萧白,他说那是第四级催眠状态。催眠分为四个阶段等级,分别是:浅睡状态、深睡状态、强直状态、眠游状态。

  当到达了第四级眠游状态时,就是催眠最深的阶段。到达这个状态时,被催眠者将服从催眠师的暗示和命令,甚至可以在催眠师的控制下张眼观看、步行、说话。就像一个梦游的人,所以叫做眠游状态。

  影视和小说里的那些催眠犯罪,大概指的就是这个阶段。但远远没有那么夸张,因为这个状态和清醒的人有很大区别。就像一个半睡半醒的人,显得很呆滞,你一眼就可以看出来。更不会像电影里那样,动作灵敏地去杀人犯罪。

  萧白确认刘淑芬已经到了这个阶段后,终于开始让刘淑芬开口说话。

  萧:你现在可以开口说话了,告诉我你的名字。

  刘:刘淑芬……

  萧:现在你在哪儿?看到了什么,想到了什么,感觉到了什么?

  刘:在一个很舒服的地方……窗外有海,我在温暖的床上……海浪的声音一声接着一声传来……我感觉到无比的惬意和舒适。

  萧:你能看到你自己吗?

  刘:是的……我看到我披散着头发,穿着宽大的睡袍从床上起来,走到窗户前……我知道这是哪儿了,这是我上次去三亚度假时入住的海景酒店……我看到外面的大海了……蓝色的大海……好美……

  萧:很好,你先静心享受这一段美好的时光,直到我的声音再次响起。而当你听到我声音的时候,你的催眠状态会更深,更深……

  就这样过了大概十分钟,萧白的声音终于再次响起。

  萧:刘淑芬,回来,跟随着我的声音来。

  刘:我一直跟随着您……

  萧:请你现在从一数到五。

  刘:一、二、三、四、五……

  萧:你数错了,这里面没有四。听我指令,这些数字中并没有四,请你再来一次。

  刘:一、二、三、五。

  萧:三和五之间的数字是多少?

  刘:三……五,没有啊!三和五之间……没有数字……

  萧:很好,这个测试的成功,说明你已经进入了催眠的最深阶段。听我指令,三和五之间的数字是四,四又回来了,现在请你再数一次。

  刘:一、二、三、四、五……

  萧:好的,打开你潜意识中最完整的记忆。现在我们把时间转到昨天白天,昨天白天你在哪儿?

  刘:在乡下,我开车回乡看我爷爷……爷爷他喜欢在乡下呆着,我叔叔负责照顾他……

  萧:好的,白天的时间很快过去了,黑夜降临。你的手机突然响起,谁的电话?

  刘:是我们公司老总的电话,说明天有个临时会议,让我筹备会议内容……急死我了,怎么不早说呢……明天也是我的假日啊。讨厌死了,总是这样突然开什么会……

  萧:你怎么办?

  刘:只好连夜开车回公司了……不!我不想要回忆这段……前面有危险……不要!

  刘淑芬的声音突然紧张了起来,似乎想逃离什么。

  萧:握着我的手……是的,你握到我的手了。我会一直在这段回忆中陪着你,保护着你。这只是回忆,没有任何危险,你将这段回忆隐藏起来更危险。你必须去面对这段回忆,才不会让这段回忆继续影响你接下来的生活。

  刘:好……我……我试试,你会一直陪着我对吗?

  萧:是的,我会一直陪着你面对这段回忆,不让你受到任何伤害。现在,告诉我,车行驶到哪儿了?

  刘:前面都是黑暗……我最讨厌在夜间开车了,只能靠路牌认路……上高速路了,是省正北高速路主干道。我还在……还在开车……我有不好的预感……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等着我……

  萧:我会一直陪着你,这只是回忆,你很安全。继续……往前开……

  刘:嗯,一路上还算顺利……主要已经上了高速路了……不怕迷路……我也松了口气,继续往前开……

  萧:感觉到我的手了吗,我一直陪着你,你很安全。去吧,跟随着我的声音,在我的保护下,去挖掘这段你不敢面对的回忆。

  刘:是……就是这儿……就是在这儿,我隐约看到前方在主干道的分岔口处……停了一辆车……谁这么没公德心……在高速路上停车,会出车祸的……所以我小心放慢了一点车速……

  萧:好的,就是现在,前面的车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你看到了什么?不用害怕,我会一直陪着你,你很安全。

  刘:车旁……有一个人……不,不是人……它披着外黑内红的斗篷,它肩膀上扛着一个用透明塑料袋包裹着的尸体……是……它是吸血鬼!它冲着我笑了……露出了他尖长的獠牙……太可怕了!我在这一瞬都被吓呆了,我下意识地加大油门……快速地逃离了那里。

  萧:不,这世界上没有吸血鬼。没有吸血鬼,那是捏造的东西。听我指令,这段回忆中没有吸血鬼。将你的回忆再倒回去,记住,没有吸血鬼,你恐惧的吸血鬼并不存在。现在,让回忆暂停在你和那辆车擦身而过的一瞬。告诉我你看见了什么?

  刘:高速路的分岔口、路旁的树、分岔口的车还有高速路的护栏……

  萧:还有什么?

  刘:没有了……就这些。

  萧:很好,你做得很好。现在让记忆继续暂停,将注意力集中在那辆车上。告诉我那是一辆什么车,什么牌子和型号的车?

  刘:是一辆长安铃木新奥拓,我下属也有一辆差不多的,很便宜很常见的车。

  萧:看得到车牌吗?

  刘:没有,太黑……看不到,我也忘记看车牌了。

  萧:他的车牌有没有用东西遮掩住?

  刘:没有,虽然没看到车牌号,但我知道那车牌没有被遮掩住,这个我有印象。

  萧:车是什么颜色的?

  刘:不知道是土黄色……还是黄色……太黑……看不到。

  萧:相信你自己,你看得到,也分得清。再仔细看看你的回忆,到底是什么颜色?

  刘:是……土黄色!是的,我看到了……是土黄色!

  萧:车子有什么不同的地方吗?比如窗户破损、刮花的地方?

  刘:没有……车很干净,保养得很好,和新的一样。哦,车胎上的淤泥比较多,因为在雨夜开车的缘故……

  萧:好的,刘淑芬,现在注意听我说。这世界上没有吸血鬼,所以你无需对捏造出来的吸血鬼感到恐惧。你记忆中看到的是凶手和被害人,但你也无需恐惧。因为他只是假扮吸血鬼,而且他最终会被抓捕归案,你无需对他感到恐惧。记住,你无需感到恐惧,听到了吗?你无需感到恐惧。

  刘:好的……我无需感到恐惧……

  萧:很好,再继续复述我的话——我无需感到恐惧。

  刘:我无需感到恐惧……

  萧:再复述一次。

  刘:我无需感到恐惧……

  萧:很好,现在我们再回到暂停的回忆中,还原这段回忆。回忆中有你无需感到恐惧的凶手和被害人,他们已经被还原到了车旁。现在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

  刘:凶手……扮成吸血鬼的凶手和尸体……

  刘淑芬的声音还是有点颤抖。

  萧:记住,你无需感到恐惧。

  萧白又再次下了一个加强暗示型指令。

  刘:是的,我无需感到恐惧……

  萧:好的,现在告诉我,凶手长什么样?

  刘:他化装成了吸血鬼,穿着西式礼服,披了一件外黑内红的斗篷。他的脸……是铁青色的……他还戴了可怕的假牙……

  萧:他多高?什么身材?

  刘:一米七左右,中等偏瘦的身材。

  萧:他是一直站在车旁,等着你路过吗?

  刘:是的……从远处我就看到他了,他好像就是一直站在车旁,仿佛在等我看到他一样。

  催眠到这时,萧白停顿了一下,仿佛在思索着什么。

  萧:你能看清他的脸吗?

  刘:看不清,当时太黑,而且他化了很浓的吸血鬼装……

  萧:很好,现在你将这段回忆不断地在你眼前回放。记住,你无需感到恐惧,因为没有任何东西能伤害你。一直回放,回放到你能坦然面对和接受这段回忆为止。

  刘:好……

  大概五分钟后……

  萧:就像将同一个片段回放几百次一样,你已经开始觉得这段记忆有点很乏味,并没有令你恐惧的地方。

  刘:是的,有点乏味,并没有我之前想的那么可怕……

  萧:你之所以对这段回忆这么恐惧,是因为你后来出了车祸。然后你将看到的回忆和车祸联系在了一起。你在记忆和自己会被伤害之间划了个等号,也就是可怕的记忆=车祸=自己会被伤害。

  刘:是的……我认为这会伤害到我。

  萧:那你已经明白过来了,你知道了你恐惧的原因。这等式其实是错误的,再可怕的记忆也只是记忆,并不会伤害到你。

  刘:是的……记忆并不会伤害到我。

  萧:所以你无需感到恐惧。

  刘:我无需感到恐惧。

  萧:你做得很好,你已经能坦然面对和接受这段记忆了。在坦然和接受之后,是淡却。淡却这段记忆,它只是你的一段记忆,并不会伤害到你,更无法影响你的生活。

  刘:是的,它只是记忆……并不会伤害到我,更无法影响我的生活。

  萧:你已经能接受和面对这段记忆,并淡却它了吗?

  刘:是的……我已经做到了……已经不会再感到恐惧了……

  萧:很好,你做得棒极了!现在我给你一个奖励,将你带回那段温暖和幸福的回忆中,重温和享受那段回忆。

  刘:好……我很喜欢那儿……

  萧:来,跟随着我的声音,回到你催眠开始的地方,那个温暖的地方……你已经听到了海浪的声音……温暖和幸福的感觉迎面而来,是的……你回来了……你回到了这个温暖舒适的地方……你在静静地享受着……享受着幸福和欢乐……

  刘:我回来了……好喜欢这儿……好舒服好惬意的感觉……

  萧:好的,就是这儿,慢慢享受这一段快乐的时光。你想在这停留多久,就停留多久。你在这儿很幸福……很安全……任何东西都无法打扰到你……

  刘:嗯……我感觉到比过去更幸福……这梦幻一样的地方……更完美……

  萧:好的,好好享受吧。我们的催眠到这儿也结束了,我不唤醒你,你自己可以在这段温暖的回忆中进入最深最甜的睡眠状态。在你自然醒来后,你会记得催眠中发生的一切,包括所有我和你说过的话。醒来后,你觉得现实中所有的一切都充满了希望,所有不好的一切都已经成为了过去。你觉得这是最幸福最开心的一天,你可以充满自信地处理生活中所有的问题……

  第五章 催眠(6)

  然后又过了十分钟,萧白可能在确认刘淑芬有没有其他异样。在他确认刘淑芬已经进入了最深最舒服的睡眠状态后,才和马千里蹑手蹑脚地走出房门,轻轻地把门带上。

  萧白和马千里又回到了办公室。

  马千里压抑不住心中的暗喜,一进门就欢呼道:“土黄色的长安铃木新奥拓,这条线索太有价值了!往车管所打个电话,然后再配合我们掌握的情况筛选嫌疑人,估计明天就能拿到所有重点嫌疑人的名单!”

  “别忘了刘淑芬说的,那车胎上有很多淤泥。一直在市里和高速路上跑肯定不会带上多少淤泥。我估计他有两个窝,一个是在市里,另一个是在城郊或者乡下,城郊的窝就是他作案和动手术的地方。”萧白提醒道。

  “嗯,分析得有道理。”马千里点头道。

  “还有,刘淑芬刚刚提到,凶手用透明塑料袋全身包裹着被害人的尸体。看来他做的反侦察十分到位,估计你们很难在车和他的身上找到什么罪证,只能逐一盘查。”萧白又说道。

  “这个,你不是说凶手希望我们能抓住他吗?那是不是我们一盘查,他就坦然地承认他是凶手了?我们以前倒也遇到过这样的嫌疑人。”马千里问道。

  萧白摇头一笑:“我说的是他的潜意识希望你们抓住他,并不是他自个意愿希望你们抓住他。所以即使你们真找到了他,也会经历一段不短的抗拒和否认期。”

  “啊?我还以为我们可以跳过审讯直接拿下呢。”马千里有点失望地说道。

  萧白思索了一下,点上一根烟,又把目光转到那些现场照片上,“我对他越来越有兴趣了,特别是刚刚刘淑芬提到,他故意等人路过看到他抛尸。这明显是他的潜意识渗透到了意识层面的行为表现,我真的想不通他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地做足了反侦察工作,却又故意留下线索给我们。”

  马千里也陷入了沉思之中,“这凶手确实古怪,难道是他对自己的杀人罪行感到悔恨,一种另类的投案自首表现?希望我们阻止他继续杀人?”

  萧白摇了摇头,“他将尸体作为自己概念中的作品,一名艺术家不会为自己的作品感到悔恨,只会觉得自己做得还不够完美。而且我说过,这应该是他最后一次杀人,所以也不是希望你们阻止他继续杀人。”

  “那到底是什么原因驱使他这么做呢?”马千里困惑道。

  “偶尔故意留下线索,打电话通知你们,可以诠释为反社会人格对权威的挑衅,可以诠释为自信心膨胀。但在最后一案时故意等待目击者,毫无保留地留下线索,如果刘淑芬看清了车牌号,估计你们现在已经抓住他了。这对他这样反侦察能力极高的犯罪天才来说,是几乎不可能犯的错误。唯一的解释就是他想毁灭自己,等同于自杀。他确实表现出希望你们能阻止他的意愿,但并不是阻止他杀人。”

  “那是什么?”马千里愣道。

  萧白沉默了,走到窗户边,举起烟狠狠吸了几口才缓缓说道:“马队长……你相信杀人狂也有人性,也有爱么?”

  马千里把头低下,接着又摇了摇头,“我真的很难接受这种说法,在我们警方的世界里,无法容忍任何罪恶存在。恶就是恶,善就是善,界限分明。”

  萧白叹了口气,“我这么说的原因是因为除了爱,我找不到其他的解释。”

  “爱?杀人狂的爱?”马千里脸上写满了匪夷所思。

  “爱是这世界上最难以琢磨,最难以理解的东西。就连弗洛伊德都无法完全解析爱,因为爱可以违背一切常理,打乱所有逻辑和规律。心理学有各种流派,他们解析和研究出了人类的各种心理规律和行为,除了爱。有些人以为他们解析成功了,但很快他们就被打败了,因为爱没有规律,也无法定义。”萧白叹声道,眼神中透出一股莫名的忧伤。

  “我还是无法理解和接受……杀人狂有爱,有人性这种说法。”马千里为难地摇了摇头。

  萧白回到办公桌前,将烟头在烟灰缸里摁灭,才继续说道:“这么一个丧心病狂的人还能保留着这最后一丝人性,希望你们能阻止他,唯一的解释只有爱。而且这是一份很奇特的爱,以伤害形式表达的爱,也只有你们能阻止这种伤害。”

  马千里低头回味着这句话,最终还是摇了摇头,“我依然还是无法理解萧医生你的话。算了,等抓到他时一切自会明了。有这么多线索同时在手里,破案的曙光近在眼前了!”

  萧白也微微一笑,“嗯,快回去筛选嫌疑人吧。”

  “谢谢萧医生,你真是帮了大忙了。我这顶破帽子估计也能保住了,破案后我一定要好好请你吃上一顿!”马千里感激地说道。

  萧白脸上又挂起了那贱兮兮的招牌式微笑,“请客倒不必,就是奖金……”

  马千里哈哈一笑,“放心吧,奖金少不了你的。上级对这个凶手设置的悬赏奖金是五万,只要能抓到这个凶手,我将举报人和线索提供人都填上你的名字,全是你的!”

  萧白贪婪地吧嗒了一下嘴巴,挑了挑眉毛:“那敢情好。”

  马千里起身告辞,萧白也挥手送客。我在门外看着萧白那副贪婪相,心中狠狠唾弃了他一番:你就没见过钱!平常还摆着一副道貌岸然的伪善样,呸!

  萧白送马千里出门,回身时又看了我一眼。我正在一脸呆滞地看着天空,在精神病院里,我的这个表情非常正常,毫无破绽。

  他却突然走到我身后,嘴巴凑近我耳边,小声地说了一句:“我就是没见过钱,我就是喜欢钱,怎么的吧?”

  然后转身回了办公室,给我留下一个贱兮兮的猥琐背影。

  你大爷的!难道他能听到我的心声不成!?

  “嗯,当然能,所以你以后少在心里骂我。”他又背对着我加了一句,然后轻轻地把办公室的门关上。

  我被吓坏了,快步走回自己的病房。我开始相信精神科医生真的会读心术,这些变态估计连你在想什么都一清二楚。后来我一想不对,这些东西都是有章可循的。首先他肯定知道我一直在偷听偷窥,这点毋庸置疑,我只是想不通为什么他一直放任我这么做。

  我在心里唾弃他的时候,虽然我没说出来,但神情肯定表达出了一些鄙夷。他这种常年琢磨心理学的人,一看就知道我大概在想什么。所以他才很大胆地凑到我耳边说了刚刚第一句话。

  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肯定会吓一跳,肯定会想——难道他能听到我的心声?

  于是,他也就顺应着我的心理回了第二句话。这些其实都是可以预测的,而且是有章可循的。

  你大爷的,吓死我了,我还以为这家伙真能听到别人的心声呢。不过心理学确实很神奇,我刚摸到点门道就已经觉得其味无穷了。

  接下来一切如常,我又去和雨默继续玩了那个“影子游戏”。虽然我还是搞不懂这游戏对雨默的病情有什么帮助,不过我开始相信萧白的职业能力。在见识过他的催眠和心理解析理论后,我开始觉得这个医生不单是在混饭吃,确实是在治病。

  其实他开的药来来去去主要都是那几样。我主要是氟西汀;海洛因主要是碳酸锂;僵尸,也就是那个能摆一天造型的家伙,主要是利培酮;唯一经常换药的就是麻痹性痴呆的胖子,萧白经常给他换药,可能他这类病人的用药需要灵活一些。

  几粒药片能把精神病治好?之前我不信,但我现在开始愿意相信。因为似乎在不知不觉间,我不想死了,我仿佛对周围的一切有了兴趣,甚至开始想自己的未来。海洛因虽然还是经常那么兴奋,但他这段时间似乎稳重了许多,也不再像以前一样打机关枪似的说话。僵尸最近也懂得自己动了,甚至有一次我看到他在整理自己的床铺。胖子说话也正常了许多,开始懂得简明扼要地回答问题。

  这一切都在以看不见的缓慢速度发生着,只有从开始一步跳到现在才能发现这些改变。我不知道萧白除了给药片之外,在背后还对他们进行了什么样的治疗。但某些东西确实有了新的改变,实质性的改变。我们的精神和灵魂正在一点一点地被修补,被治愈。

  做完游戏,我又全输了,一次都没赢过雨默,因为我在想别的东西。我分心了,让原本已经很厉害的雨默更厉害。当我带着满脸纸条回到男病号楼的时候,刘淑芬已经醒了,她睡了整整四个小时。

  萧白送她下的楼,这两人从我身边走过。刘淑芬一直在赞叹着:“催眠术太神奇了,这种感觉真是棒极了。从来没有睡过这么甜美、这么舒心的觉。醒来后觉得浑身充满了力量,就连车祸、公司的事都可以坦然面对和处理。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乐观地看待过这一切。”

  我看到了她眼中对萧白的仰慕和崇拜,我能猜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而且我没猜错。

  再后来刘淑芬开始疯狂地倒追萧白,她迷上了萧白的声音和催眠。隔三差五就送水果过来给萧白吃,接着发展到送烟、送衣服、送巧克力……

  我也终于看到了萧白痛苦的神情,心中一阵暗爽。其实刘淑芬确实算是一个很优秀的女人,无论是外貌身材,还是气质修养,她还有一份非常好的工作。萧白拒绝她的唯一理由就是:他已经有女朋友了,而且感情很好。

  有女朋友这点我可以相信,但是感情很好,我持怀疑态度。因为在精神病院的两个多月来,我从没见过他女友来找他,也没听他接或打过一个和女友有关的电话。我很想看看萧白的女友,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让他能拒绝刘淑芬这种接近完美的女人。

  萧白最后是怎么摆脱刘淑芬的?这个我不清楚,反正他这种精神科医生肯定有的是办法处理这种感情纠葛。刘淑芬来找萧白的次数渐渐少了,趋于正常。不过我依然能看到刘淑芬眼中的火苗,是那种只要萧白点一下头,她就能马上点燃浑身热情的火苗。

  我想见见萧白的女朋友,我想看看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有着怎样的魅力?竟能牢牢地拴住这么狡猾,这么不安分,这么无耻的萧白。

责任编辑 发炎
重庆时时彩网址 时时彩助赢软件 新疆时时彩走势彩经 新疆时时彩票加盟
手机新疆时时彩预测软件下载 新疆时时彩走势图彩经 新疆时时彩人工计划软件手机版 新疆时时彩人工计划
重庆时时彩网址 彩票开奖信息 重庆时时彩五星 新疆时时彩开奖信息查询系统
重庆时时彩网址 新疆时时彩三星和值尾振幅 全天新疆时时彩计划 时时彩2017开奖时间表
新疆11选5历史数据 三地走势图 甘肃快三走势图今天 陕西快乐10分投注技巧 书包网txt下载
北京赛车pk10稳赢技巧 四人斗地主怎么玩 吉林快三大小单双技巧 东方一分彩 3366斗地主
贵州11选5前三直选推荐 福建31选7图表 山西泳坛夺金号码统计器 中国快中彩开奖结果查询 21点游戏规则是什么
双色球开奖查询 山西十一选五任六遗漏一定牛 排列数公式 pk10 广西快三助手下载安装
耗时 0.75440502166748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