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第十八章 刺痛

作者: 血骨  发表时间 2017-06-07 10:24:24 人气:
编辑按:
    欧阳韵轩前脚一走,新疆时时彩三星走势图:欧阳碧轩便哀声叹道:“哎,看来家里就要少双筷子啦,没个人儿陪我练嘴儿,还真不习惯,高处不胜寒呀!”这一电话,顿时把欧阳母子俩儿给震住啦,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本人之常理,可不知为何,俩人却半点高兴不起来,皆一副愁眉苦脸,一筹莫展的模样。

    此刻,最彷徨不安的,莫过于欧阳灏天啦!这一电话,几乎把他的全盘计划给打破了,一辈子的心血就得付之东流。

    方才一家人还高高兴兴,有说有笑,眨眼间儿,鸦雀无声,冷冷清清。没一会儿,欧阳韵轩匆匆挂了电话,又羞答答地往饭厅赶来。

    欧阳灏天深吸了口气,方道:“韵轩啊,什么时候带回来给我们瞧瞧,也好让我们帮你把把关。”欧阳韵轩满脸通红道:“爸儿,八字还没一撇呢,就要见家长啦?过段时间再说吧!”

    话虽如此,但一瞧欧阳韵轩脸上那股甜蜜的劲儿,众人心照不宣,已知这事儿不远啦!此刻,欧阳灏天心乱如麻,但关乎宝贝女儿的终身幸福,只能强忍内心的痛楚,笑道:“韵轩,能不能告诉爸爸,能让我的宝贝女儿瞧得上的小伙子是做什么的呀?”欧阳韵轩甜蜜道:“他是我在美国念书的同学,世代经商,美籍华人,祖籍也是在这里儿,但爸爸不要担心,我们说好啦,如果我们在一起,他就常住这边儿,不回美国啦!”

    话声一落,欧阳灏天的心就要裂了,暗叹:“难道我欧阳灏天一辈子辛辛苦苦打拼建立起来的基业要付之东流,我们欧阳家注定后继无人?”眼瞧女儿满脸的幸福样儿,也不忍再说,只能忍痛随她!

    晚饭便在沉闷的气氛中结束了,欧阳灏天独自一人把自己锁在书房里,一片漆黑,此刻,黑暗才是他最好的伴侣,他在享受黑暗,享受孤独,享受悲凉。

    不知何时,门轻轻地开了,欧阳韵轩悄无声息地走到欧阳灏天的身后,伸出她的纤纤细手,温柔的搂住父亲的脖子,默默无语,热泪盈眶。此刻,她突然发现,父亲虽是一大集团的董事长,但更是一个孤独的老人,无助的老人。

    没一会儿,灯亮啦,欧阳韵轩细眼一瞧,发现爸爸耳傍儿已有几丝白发,放手触摸,怦然泪下,热泪打湿了父亲慈爱的脸儿。欧阳韵轩泪眼斑斑道:“爸爸,你最近老了好多,妈妈已经不在啦,奶奶又上了年纪,如果你再把身体弄垮啦,我们该什么办呀?”

    欧阳灏天忍泪道:“女儿啊,你放心,爸爸没事,爸爸会照顾好自己的。”欧阳韵轩道:“爸爸,一上楼您就把自己锁在书房里,您是不是为韵轩的幸福担心?”

    欧阳灏天心知韵轩一直是个孝顺懂事的孩子,他不想给女儿一丝一毫的顾虑和负担,意味深长道:“只要你们能快乐幸福,什么都不重要啦,也不在乎儿啦!”

    欧阳韵轩含泪道:“谢谢你爸爸,您永远是我最敬最爱的人,永远,永远……”欧阳灏天含泪道:“你们永远是爸爸一生最大的幸福,最疼爱的宝贝。”这一夜,欧阳灏天一宿未眠,思绪忧烦,不知所以。

    爱女荣归,家人团聚,欧阳灏天本想抽出几天时间好好陪她,但一想公司事务繁多,只能忍痛割爱早早上班去啦!

    且说欧阳韵轩时差未倒,昨晚又与爸爸聊了一夜,这会儿,正在酣睡之中。不知几时,就在其美梦之际,突然只听手机嘟嘟作响,过了半响儿,欧阳韵轩无可奈何,只能托着浓浓的睡意,从梦中挣扎而起,抱怨道:“喂,本小姐正是睡觉,有事等我睡醒再说。”说着儿,便要挂线。这时,突然只听一男子喊道:“亲爱的,我的小公主,不要睡啦,该起床啦!”欧阳韵轩又带着浓浓的睡意,抱怨道:“亲爱的,算我求您啦,再给我好好睡会儿,好不好?有什么事等我睡醒再说,求你啦!”那男子又急道:“亲爱的,听话儿,先别睡啦!赶紧走到窗口来!”

    欧阳韵轩不耐烦道:“林好,林大帅哥,亲爱的,我知道错啦,求你啦,再给我睡会儿,好不好?别闹啦!”林好又不依不饶道:“亲爱的,听话儿,我求啦,就借你一秒钟的时间,好不好?”欧阳韵轩心瞧男友如此哀求,无可奈何,只能眯着眼,恍恍惚惚往窗口走来,不住撒娇道:“你要是拿我开心,你知道什么后果,……。”谁知话犹未尽,戛然而止,声音好像被什么东西给卡住啦!说着,顿时欣喜若狂,心花怒放,泪水亦欲夺眶而出。

    原来,别墅门口,宝马车旁,正稳稳站着一高大英俊,面容俊朗的年轻人,手持玫瑰,一身素白,端端正正的等着他的白雪公主。

    林好笑道:“现在,还想不想睡呀?那我就在这里一直站着,等你睡醒儿,等到日落儿。”欧阳韵轩二话不说,一把挂了电话,手忙脚乱,洗漱干净,又径直冲向衣柜,毫不犹豫的拿了一件自己最喜欢的白色裙子,便火急火燎的往更衣室奔去儿。

    没一会儿,欧阳韵轩便飘然而来,出水芙蓉,倩影过处,百花失色,芳草无颜。

    林好立时手持鲜花,急迎而去,幸福道:“这个惊喜你还满意吗?”欧阳韵轩已感动得快说不出来,满脸通红道:“这是不是真的,我不会是在做梦吧?”林好笑道:“你说呢?”说着儿,轻轻地挽着欧阳韵轩的纤手,往自个儿面颊拂来。欧阳韵轩感动道:“你怎么突然就回来啦,你不是要陪伯父伯母吗?”

    林好诚恳道:“打你一上飞机,我就吃不下睡不着儿,怕我的公主被人拐走啦,这辈子得吃斋念佛去,所以我也只能跟你屁股后头跑回来啦!”

    欧阳韵轩又调侃道:“现在甜言蜜语,油腔滑调,背地里还不知道跟谁鬼混呢?”说着,径直往前去走去。林好急赶直追道:“我的乖乖儿,天地良心,我林好要是有半句假话,就不得……”话还未尽,欧阳韵轩已一把捂住林好的嘴儿,急道:“透你玩呢,你还当真啦?你要真有个三长两短,你叫我怎么办?”

    林好笑道:“那你答应我,从今往后不准再开这样的玩笑儿,我心脏受不了。”没一会儿,俩人赶至车前,林好又幸福道:“公主,请!”说着,绅士的给欧阳韵轩拉开车门,待其坐好方徐徐合上。

    昨晚,欧阳灏天一夜未眠,此刻正在倚椅而坐,不想女儿的终身大事,又如洪水般儿汹涌而来,忧闷不已,如巨石崩压般一般儿,半天喘不过气来。

    正说着儿,突然只听办公室的大门“咚咚”作响,欧阳灏天无奈道:“请进!”话声一落,便见萧可徐徐而进,面带忧色,愁眉不展,不由暗暗心道:“想来公司又出什么大事啦!”

    而此时,萧可亦瞧欧阳灏天面容憔悴,神情异常,便忙问道:“董事长,您是不是哪儿不舒服,要不我陪你去医院瞧瞧?”欧阳灏天道:“没事儿,就是昨晚没睡好,有点儿累。”

    萧可纳闷道:“宝贝女儿学成归来,一家团聚,本应高兴才是?怎么一副失魂落魄,无精打采的的神情?”说着,便忙道:“那您先好好休息,待会儿我再给汇报儿。”欧阳灏天道:“没事,但说无妨。”萧可稍稍犹豫,硬着头皮儿,沉重道:“董事长,公司的近况很不乐观,这场危机给公司造成的困境比原先我们想象的要严重得多,这是最新的销售报告,请您好好看一下。”说着,便将报告递与欧阳灏天。

    金融危机势必给公司带来困境,欧阳灏天早已预料,但他万万没有想到,这场危机蔓延得如此迅速,后果如此严重,宝贝女儿已经让他心力交瘁,食寝不安,如今公司又是这般儿境况,情何以堪呀!

责任编辑 发炎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新疆时时彩开奖报号软件 新疆时时彩官网开奖-上牔採网 时时彩注册送彩金qq群 天津时时彩三星走势
手机新疆时时彩预测软件下载 时时彩后二杀号技巧 双色球手机版开奖结果 时时彩五星012走势图
手机新疆时时彩预测软件下载 新疆时时彩开奖官网 新疆时时彩3d 网络时时彩合法吗
重庆时时彩网址 新疆时时彩开奖时间表 时时彩后二56注万能码 求谁有微信时时彩群号
深圳风采井盖 北京pk10开奖视频 内蒙古快三预测专家 快乐双彩旋转矩阵 彩虹彩票
幸运农场开奖直播 湖北十一选五推荐号 幸运飞艇开奖视频直播 河北快三开奖号 广西11选五
广西快乐双彩走势图 T投彩彩票 3d试机号对应码 浙江11选5高手 北京赛车pk10相关规则
福彩3d字谜画谜 急速赛车手影音先锋 山西快了十分任4遗漏 博彩官网 11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