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第十四章 重任

作者: 血骨  发表时间 2017-06-07 10:24:24 人气:
编辑按:
    没一会儿,欧阳灏天淡淡笑道;“萧总监,跟大家说两句吧!”此刻,萧可依然云里雾里,迷迷糊糊,只是傻傻的站起身来,不知所措。

    欧阳灏天又笑道:“这个决定可能有点突然,我们的萧总监还没有心理准备,现在就请大家用热烈的掌声,有请萧总监给大家讲话。”话声一落,顿时掌声雷鸣,久久不绝。

    过了半天,萧可方缓过神来,郑重其事道:“千言万语,我只想说声谢谢!谢谢公司,谢谢董事长对我的信任,谢谢同志们对我的支持与关心,谢谢大家。”话声一落,又再次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自此之后,萧可跟欧阳灏天便成了最默契的搭档,形影不离,心有灵犀。无论是计划的制定,还是决策的判断,两人皆要私下商量,达成共识。而数日来的朝夕相处,萧可亦深深的体味到了欧阳灏天的不易与艰难,忧心重重,筋疲力尽。

    尽管欧阳灏天已私下言明,如果不是特别重要的决策,萧可尽可以酌情处理,不必请示。但每每决策之前,萧可均不敢擅自做主,一如既往,请示欧阳灏天裁决。

    萧可这种谦恭求教的态度,欧阳灏天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很是欢喜,而且据欧阳灏天长期观察发现,萧可虽身居高位,但待人接物和蔼低调,热情大方,不似他人盛气凌人,张扬跋扈,所以很受同志的爱戴与青睐。

    萧可自幼父亲早逝,父爱对他而言只是一种模糊的记忆,欧阳灏天的关怀备至,萧可感动不已;面对萧可,欧阳灏天也有股而面对儿子般的温情与向往。

    一想萧可,欧阳灏天悬着多年的心稍稍定了下来,似乎已有了着落,不知不觉,他对萧可越发关心,时常嘘寒问暖,关怀备至。

    欧阳灏天的微妙变化,萧可原不在意,只道是欧阳灏天性情使然。

    按惯例儿,每日一上班,萧可先来欧阳灏天的办公室,汇报昨天的工作情况以及当天的日程安排。

    这日一早儿,萧可一来欧阳灏天的办公桌,便见其容光焕发,精神抖擞的闲坐着儿,不觉暗暗嘀咕道:“今儿什么日子呀,董事长那么高兴。”说着儿,没一会儿,待工作汇报完毕,萧可便要起身而去。

    这时,欧阳灏天忙笑道:“小可啊,今儿先不忙着工作,我有一些儿私事想请你帮忙,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呀?”话声一落,萧可暗暗嘀咕:“一大清早的,到底什么事儿那么着急?非得上班时间去做,但瞧他满面春光,喜气洋洋的样,应该不是什么坏事。”说着儿,便爽快应道:“董事长有事尽管吩咐,我立马去办儿。”欧阳灏天又笑道:“这事儿嘛,本应我亲自去办,但今早突然有些儿不舒服,所以就想麻烦你。”

    萧可心道:“您老容光焕发,精神抖擞,却说身体不舒服,这葫芦里到底卖着什么药,不会是玩我吧?”萧可又道:“董事长,有事你尽管吩咐,我一定尽心去办,请您放心。”

    欧阳灏天又笑道:“既然你答应,那我可就说了啊!等下你能不能帮我去机场接个人。”萧可又不住嘀咕:“接人?什么人那么大的排场,竟然能劳驾董事长亲自去接,看来这人来头不小,非同一般,但话又说回来,如果是什么重要客户,我应该知道才是啊……。”

    说着儿,萧可又忙问道:“既然董事长吩咐了,我一会儿就去,就不知道我接的是哪位重要客户。”一听“客户”两个字,欧阳灏天不觉哈哈大笑道:“客户?哪儿有什么客户,是我那个从美国回来的宝贝女儿。”萧可发现自己闹了笑话,亦不觉傻傻一笑。

    这时,欧阳灏天话声一落,萧可只觉眼前突然一亮,那颗沉寂多年的心又复活啦,不知不觉,整个人又回到了那遥远的记忆里,那个面容清秀,腼腆秀气的女孩儿,不知如今变成怎么样啦?不知在她幼小的记忆里,可曾还保存着这个不平常的际遇。事隔多年,时过境迁,一个大家闺秀,金枝玉叶的千金小姐,又如何会把这样一件小事放在心上呢?多少夜晚,夜深人静之时,她的身影不时在醉梦中魂牵梦萦,挥之不去,忘之不能。

    瞧着萧可一人呆呆出神,欧阳灏天又不觉问道:“小可啊,你是不是不愿意呀?”萧可忙道:“愿意,愿意,答应了的事哪有反悔的道理儿,董事长您放心,就算是上刀山下油锅儿,我也一定要把欧阳小姐接回来。”说着,萧可又不住嘀咕:“董事长明明清楚今儿我还有一个重要的会议,为什么还指名道姓叫我去?随便安排个司机不就结啦!”

    欧阳灏天亦乐道:“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啦,韵轩是十一点钟的飞机,现在就可以去准备了,记住哦,我的宝贝女儿最不喜欢的就是有人迟到!”此刻,萧可方得知,那个只在他记忆里存在的女孩叫欧阳韵轩。

    萧可欣然道:“好,那我现在就去准备一下儿,然后马上去机场。”欧阳灏天道:“记住啦,路上小心,千万不能迟到。”

    萧可回身交代好工作,便驾着欧阳灏天那辆大奔往机场奔去,一路上,萧可忐忑万分,此起彼伏,不知道一会儿重逢会是怎样的心情?

    有时候,人越是想把事情办好,往往越容易出岔子。

    这会儿,萧可的车刚刚踏上前往机场的道路,便见前方车辆陆续而返,不觉暗暗着急:“前面不会是出什么状况了吧?”说着,且着急的往前驶去。

    没一会儿,只见前方路旁边儿,高高立着一块警示牌,牌上清晰写道:“前方修路,请前行车辆绕道而驶!”这几个大字。见如此,新疆时时彩三星走势图:萧可的心已凉了半截,无奈暗道:“绕道而行,可能就来不及啦!”时间紧迫,亦不由萧可多想,当机立断,掉头而回。

    真是祸不单行,谁知萧可这一上路,又见前方车辆拥堵不堪,已排成一条长长的巨龙。萧可着急万分,匆匆问道:“师傅,前面怎么回事呀,堵成这样!”师傅亦无奈道:“小伙子,去机场就剩这条路啦,所有车儿都往这挤,能不堵吗?”话声一落,萧可仅有的一丝希望亦破灭啦!心灰意冷,如坐针毡,暗暗无奈:“出去前儿,董事长已特别交待,切忌不能迟到,如今看这情形……。”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欧阳韵轩的航班已准时到了,本想一下飞机,便能见到她日思夜想的爸爸。谁知手机一开,便收到爸爸的短信,清楚写道:“韵轩,对不起儿,爸爸今早儿有些儿不舒服,我已经安排了我最得力的助手去机场接你,你要注意礼貌,不能乱发小姐脾气,吓坏人家,有时间就跟人家好好聊聊,彼此了解一下儿,爸爸相信对你今后的工作一定有所帮助。”

    看完短信,知道爸爸不能亲自赶来,欧阳韵轩不觉有点儿失落,但一想爸爸身体有恙,又不由暗暗担忧。

    说着儿,欧阳韵轩又不觉暗暗纳闷:“每次回来,无论爸爸身体有多不舒服,他都会亲自来接我,怎么这次……?就算爸爸不能亲自赶来,随便安排个儿司机就可以啦,干嘛叫一外人?昨晚通话,爸爸声音洪亮,底气十足,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说病就病啦……?”

    没一会儿,欧阳韵轩便提着大大小小的行李徐徐而出,左顾右盼了大半天,却并未发现来人身影,看着自己手里的一大堆行李,心里不由着急起来。一开始,欧阳韵轩还不时安慰自己:“可能那位助手临时出了什么状况,一会儿就到啦!”可是,眼看一个小时过去啦,接机的人依然人影全无,连个电话都没有。

    这时,看着身边的乘客,一个个高高兴兴,相拥而去儿。而自个儿却像个傻子,提着一大堆的行李,漫无边际的等候。打小到大,这位金枝玉叶,娇生惯养的大小姐,哪受过这样的奚落,心中的怒火如火山般迸射而出,一发不可收拾儿。说着儿,火急火燎的掏出手机,恶狠狠的给欧阳灏天拨去儿,岂知欧阳灏天这会儿正在开会,手机一直关机,欧阳韵轩越发气急败坏,咬牙切齿。

责任编辑 发炎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手机新疆时时彩预测软件下载 新疆时时彩三星走势图 新疆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 新疆时时彩开奖号码百度
手机新疆时时彩预测软件下载 关于老新疆时时彩票 新疆时时彩预测分析专家推荐号 新疆时时彩11选5开奖结果
重庆时时彩网址 重庆和天津时时彩哪个 重庆时时彩运算规律 新疆时时彩网址是多少
重庆时时彩网址 2010年新疆时时彩号码 重庆时时彩遗漏图 双色球守号
江苏7位数历史开奖l 天津11选5时实图 北京赛车pk10微信群 黑龙江22选5开奖 快乐12投注技巧
体彩排列3 有新疆11选5吗 湖北十一选五遗漏 二八杠游戏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
上海11选5直播 重庆时时彩复式技巧 pk10助赢软件 三五图库最快报码 北京11选5走势图360
内蒙古时时彩计划软件手机版 做什么赚钱 湖北十一选五 2012白小姐玄机诗 江西快3和值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