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墨润心像 风骨入书

——方一帆先生记

作者: 风尘布衣  发表时间 2016-12-26 16:10:14 人气:
编辑按:
    一 布衣眼中的一帆

    我们的生活中,有些人的存在或出现,是可以让人浑忘了流年的忧患,亦可使人慨然从容赴行未知岁月。

    这是一种力量,人格与精神的力量。

    一帆先生便是此类力量的化身。一如古稀一词,之于先生,不再是概念和认知上空洞的虚拟与悠远,而是更圆熟的人生智识与更放达的艺术情怀,以及更阔厚的生命容量。

    初识先生,是骑着单车,挎着书包,青涩小少年的我,时常驻足屏息仰望悬挂于各类厅堂门楣之上,先生的作品和款识。先生不曾想到,那时先生作品与声名的高度,在小少年心里掀起的波澜是怎样深刻地影响和激励了他的人生。至于后来,因缘巧合,真正与先生相识,成为同道的忘年交,更是我一生难得的际遇和珍贵的稇载。

    常想,一个数十载如日在艺术道路上殷勤修习、执着砥砺的人,大抵也应该是个深情用心活着的人。而一帆先生更是以七十春秋的人生,把对艺术的初心,在浮世的背景里,演绎得大净至慈,引领我们感知:原来生活可以美好若此,而用心生活的人可以美好若此。一如此刻,我用心写下这些文字,浸润氤氲在我身心里的时光,每一寸,每一刻,都是不可复制的美好。

    在解析先生艺术境语之前,我更乐意与朋友们分享一个生活中达观真率、宽和怀德、幽默智趣的一帆先生。

    说老先生,我却想先从先生母亲留给我的一次深刻记忆说起:某年,恰逢单位年度文艺年会,邀请先生捧场。先生却因要给学书法的孩子们授课,只能中午到,接到先生后,匆忙间发现用以赠送的新画册忘在家里了,只能在车上打电话给自己的母亲,让老人家帮忙把画册从家里带到少年宫附近路口等我们,当我们辗转赶到地点,老人已拧着画册在路边等候十多分钟了。当我从瘦小清癯但精神矍铄,留着齐耳短发,衣着素洁的老太手中接过坠手的一袋画册,那沉甸甸的分量让我惊讶,竟然是一个九十一岁老人拎在手里,挺立在路边等候了那么长时间。再看看身边的一帆先生,虽年近古稀,但饱满的精神,朗润的气色,敏捷活跃的思维,硬朗的身板儿,再加潮范儿十足的打扮,让人不得不感喟,光阴之于先生的恩宠与垂赐。在我看来,方母也好,先生也罢,那都是怀着对时光和生命深沉的敬畏,以及提前洞悉了枯荣本分,生灭理则的真谛,而顺天应命,静净和合完成的人生大智慧,大功课。至诚而致,大净而化。不似我等,还在自外于天地伦常、自然物序与名利磁场的冲突与裂变中,痛苦求生,艰难度日,无力挣脱身上的捆绳,也无力驱赶活着的倦意,甚至,无力为耽溺红尘的自己招魂。以致青丝暮雪,焦头烂额。

    寿者,德仁者也。寿者,亦童心永驻者也。

    不曾读过先生文章,也不知道先生是否写诗,但在我眼里,相较于我这个诗龄二十多年,早已江郎的现代诗人,童心如初的先生,诗人的身份更纯粹更地道。只是他的诗意更多呈现在了水墨语境里,润化在了生活的点滴细节里。

    与童心永驻、诗意纯粹的人在一起,注定是件快乐幸福的事。

    “阿里,阿里巴巴,阿里巴巴从不接电话……,”紧接着一串嘎嘣脆的笑语童声之后,便是一凡先生字正腔圆、礼貌亲和的接听应答,当然,如果你有幸听到“无人应答,待会儿再打”,那就说明先生正在授课或不便接听。一旦得闲,总是很快回拨过来,致歉连声。从最初略感突兀的不适到后来的惬意享受,这铃声也便成了先生一个逗趣的符号,每一次拨打,都心情愉悦,这可是一个六十多岁老人为自己设定的待机铃声,更要命的是,这个老人他还是一个身名斐然的书画艺术家。前不久某日下午,应好友李国教授相邀,与一帆先生共进晚餐。席间,说起先生的搞笑铃声,没想到先生一脸黯然。忙问原由,原来是先生不小心弄丢了这神一般的铃声,茫然无措间,一时竟不知如何找回,后来硬是花了大把时间,在手机里挨个儿查找,直至眼花也没能找回。后经高人指点,可重新下载,忙不迭地下了一个,却不是原来逗趣童乐的版本。言语间,先生传递出强烈的惋惜、懊恼之意。先生感叹,现在的精力、视力大不如前,视物模糊,精力涣散,决意要少用手机和微信了。听先生语,终究是岁月意志不可违,自然法则不可逆,而这样的感喟出自一颗我曾认为永远不泯的不老童心,感伤尤甚。

    然,荣亦本分;枯亦本分。萌发,无所欲求;凋敝亦无所怨悔。所谓初心,便是若此。

    自然,也有说身价不菲的先生高冷,一字难求。在我看来,这也是理所应当之事。几十载寒暑不辍、刻苦修习的功果,如果成了不稂不莠的廉价品,反倒悖了理数,乱了经纶。而其实,只要是心仪心许之人,先生字画不仅廉价的烟火,甚至廉价到卑微。将自己的书画佳作悄然送至乔迁友人新居旁的杂货店,任友人自取,连当面致谢的机会都不给的是先生;构思巧妙,仿若复制而成的两个同题扇面,同样是送货上门以示美满祝福的还是先生。而对于我这个老来得女的小友,先生更是精心创作了题为“貌似水仙,修为如竹”的佳品,把小女的名讳巧妙暗合其中,寄寓殷切,匠心可鉴。这便是一帆先生,真诚朴实,让人感动得稀里哗啦却又不知所措的人。记得有日与先生谈及即兴挥毫的话题,先生神情庄肃地说,尽管也时常迫不得已地捧场凑趣,但在内心里,非常不认同所谓的即兴书画表演。先生理解的作品,必须是在谋构成熟且反复习练多遍之后的成熟之作,只有这样的东西方能示人,方敢出手相赠。听了先生的话,我不禁暗自捏了一把汗。功底深湛、技法精纯如先生,尚不敢一丝苟且,似我等尚属误入美妙歧途之辈,何以自恃又焉敢造次?

    从无任何不良嗜好,心性恬淡的先生,却非常喜欢唱歌。训练有素的发声、拿捏精准的节奏、浑厚纯正的音色、字正腔圆的吐词,整个一个专业范儿。所以与先生聚,唱歌是最开心、快乐的事。难能可贵的是,无论是传唱已久的经典,还是时下流行的热门,先生会唱能唱的歌,让我这个曾经的业余歌手自愧弗如。某个周日早上,突然接到先生电话,电话里,先生语气带着些许歉意:不好意思,一大早打扰你,我只是想问问,昨天晚上你唱的那首非常好听的歌叫什么名儿来着?我想学学。接完电话,我忍不住对着手机狠狠地吧唧了两口。

    认真得天真,认真得可爱,是为这一颗从不曾渐行渐远的初纯童心。相较先生,会唱的几乎忘完,不会唱的再无学习的动念,只此一点,我们在心理上比先生老得太多,腐得太深。

    因用心而至生活的幽微细腻,因深情而至生活的本源真髓,淬炼而生的风骨,内润心像,外入墨韵,这便是一帆先生做人从艺给我最深刻的印象。

    二 书画境语里的一帆

    说一帆先生艺术,自然先从书法说起;说先生的书法,自然只说深植先生书法里的骨头,无需泛泛。

    这些年,一直学习关注先生书法作品。如果说在浩如烟海的书法家及书法作品中,一帆先生的书法能够自成语汇,自树气质特征和性灵符号,唯其书中有骨足具。

    此骨在先生艺旅岁月的淬火中,亦在先生立世行走的风骨中;在先生心念胸臆间,亦在先生笔墨线条间。先生头衔美誉赘身,而真正起支撑作用的,也便是此骨。

    每每欣赏先生作品,总是在笔意墨韵的洇润弥散中见其骨气;在章法布局的圆融智深中见其骨性,在行笔走墨的厚朴内韧中见其骨力。始于10岁孩提,近六十余载临池不辍,殷殷苦功是为炼时间之骨;植根碑学,溯源秦汉小篆,师法二汉六朝碑版与清人录书,旁通篆隶,后及行草,了悟柳、褚精要,正道沧桑,不敢稍怠是为炼书道之骨;晓音律、擅诗词、习民俗、近人文、礼佛禅,广采博纳、兼容并包是为炼学养之骨;尚礼仪、尊贤达、亲同道、达人情,仁德亲和、豁达宽厚是为炼人道之骨。

    风骨之于男人,如火之有焰,灯之有光,慈佛如山,坚韧如刚,温润如玉,醇香如酒,无骨不去其身。而这样大净大美大德的品质,凝聚于情思,融灌于笔墨,成就的作品,是值得我们心怀敬意和感恩去品读解析的。

    在我看来,众多书体中,最能彰显书者独特性灵与独立气质的,当属行、草作品了。而一帆先生的书作,我亦最喜其苍润朴茂、古劲智趣的行草书风,深得颜氏要旨。客观地说,一帆先生的行草,不属于入目惊艳一类,而是需要观者凝目静心,细细品味,方能解悟其中真味真髓。由书观心,由书察意,由书洞情。细品一帆先生的行草书作,点画连绵的线条里,聚力稳沉且温润有骨;行气连势的挥洒中,一气贯注中却又见其淡宁心性,书风健朗,笔意酣畅,看似信手拈来,实则寓点画于使转之内;看似形体萧散,实则含性情于泼发之间。简约而富脉理,朴拙而藏巧思,尤知书道工妙,须法与意、理与趣、形与神地完美统一,方能不著矫饰,不染浮躁,风骨卓然,始得清雅。

    有日,一朋友因新书即将出版,婉转提出请一帆先生题写书名。一帆先生慨然应允,不日便将两幅不同书风的行草作品交给我,说,你朋友出书事大,不可轻慢,这两幅作品,你和朋友看看,哪一幅更适合,如不行,我再写。而其实,在我看来,两幅都是上乘佳作,用任何一幅都可为朋友新书增色不少,殊不料出版商坚持要用电脑字体,理由是书的内容文化内涵厚重,书名用规范字体以示庄肃。朋友也奈何不得,只好作罢。只是这样的结果,更加深了我内心对一帆先生的愧疚,也深为这两幅好书作不能为更多读者欣赏而只能被我独自珍藏而惋惜,哈哈。而至于先生赠我以碑帖体书就的《般若心经》,更是不时从箱中取出,每每用心品味,每次都有不同的领悟和收获,我终于明白,先生之所以选择这样的书体来书写心经,隐含其间的苦心与巧思让我感念不已,这样的书体,更见书者对书写内容的虔敬之心,而这样的虔敬,更能将书者的佛心佛性灌注于笔法与墨法,书者与书作浑然一体,可谓字字如佛,通篇如佛。

    该说说一帆先生的“君子之语”了。以一帆先生做人作书之风骨品节,其缘结四君子,当属性之所近,情之所钟了。而竹的虚心劲节、菊的隐逸情怀、兰的清雅远尘、梅的凌霜傲雪,无不映射在先生人生轨迹和艺术生涯里。

    一帆先生画梅,其清淡野逸的笔致里,梅花和菊花的清肌傲骨跃然而生。在画面的谋构上,舍了枝干凌厉气势的虚张以及冗赘细节的交代,简约干净地寥寥数笔,即传递出梅花独有的“梅气骨”,当然,这样的笔法,自也得益于他多年淬炼的书法之骨和磨砺的人生风骨。正所谓:“画梅须有梅气骨,人与梅花一样清。

    而先生的四君子语境里,我个人更偏好其线条韧劲十足的竹意和活泼跳脱的兰风。这也是一帆符号标识相对清晰独立的竹兰画语。他的兰草不仅有“不以无人而不芳”的“幽”品,更有笃定执着、陶然其中的“幽”趣。而先生的竹意,自是意在笔先,趣在法外,其笔下之竹,枝干挺劲,竹叶茂盛,向背俯仰交错,浓淡相映成趣。当然,只是有竹,这凌虚之境未免清冷,再辅以竹篱瓦舍、瓜棚豆架以及善良而又忠诚的田园狗,垂钓肠胃的袅袅炊烟等充满民间生活和人文元素补白衬景,便满眼活色生香、让人垂涎咋舌了。认真生活亦用心绘画的一帆先生,就是这样很好地将眼中竹、胸中竹、手中竹意趣豁亮柔软地统一起来。

    在 “四君子”语境里,还有一个为作品增色添趣的元素,便是先生的书法题款。其题写的内容、字体、款式、意趣都与绘画作品相映相融,字画合璧,着实增添了“四君子”语境艺术审美得厚度和宽度。

    养眼,更养心。

    近六十载艺术生涯,一帆先生充满敬意和虔诚地行走,呈现给我们同样充满敬意和虔诚的艺术风景。无论我们是否置身其中,都应该心意纯净,心念纯粹地感恩艺术,感恩艺术家带给我们精神和心灵的飨宴。

    想来,缘结一帆先生,当属布衣之大福大幸。此刻,唯双手合十,以敬,以谢。

    再过数日,一帆先生便迎来古稀之年。盛极固炫,然归真更难,先生其实早已彻悟,其人生和艺旅的修行,也早已是一切具足,始得今时如一株草木般行走的安然与从容,只是这七十人生后的出发,留给我们的,又是怎样精彩辉煌的期待呢?

    风尘布衣于2016年12月26日

责任编辑 风尘布衣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手机新疆时时彩预测软件下载 新疆时时彩开奖走势皇恩娱乐 未开新疆时时彩票 凤凰彩票
新疆时时彩开奖报号软件 神算子新疆时时彩计划 微信玩时时彩是骗局吗 拉菲2时时彩平台官网
新疆时时彩开奖报号软件 新疆时时彩投注网站 新疆时时彩最早开奖号 时时彩斜号图
手机新疆时时彩预测软件下载 新疆时时彩走势分析图 新疆时时彩走势图大全lm0 新疆时时彩共多少期啊
彩票网站 上海时时乐今天走式 极速赛车1 中国体育彩票福建36选7开奖结果 贵州十一选五
排列五开奖结果查询 极速赛车pk10开奖直播 天才麻将少女漫画 彩客网比分直播 天津11选5遗漏任5
快赢481开奖 百家乐包杀 j吉林11选5走势图 赛车pk10五码技巧 p62开奖结果查询昨天
赌场男神专辑爱奇艺 上海11选5任七 新疆时时彩三星走势图 体彩31选7走势图 pc蛋蛋幸运28外挂